您的位置:九五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凰后歸來 > 第019章 命格極貴

第019章 命格極貴

作品:凰后歸來 作者:夜戀凝 字數:981768 下載本書  加入書簽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老太君心善,若是老太君準許,貧道愿為這位小姐批一批命格。”馬道姑忽地轉過臉溫和的對蕭希微道。

    老太君眉心微微一動。

    那日在朝安寺了慧師太的話一直讓她耿耿于懷,后來,她便想請了慧師太為希微批一批命,豈料了慧師太只說了一句,此乃天機。再問下去,了慧師太卻不再開口。

    “那就勞煩道姑了。”老太君道,說著便讓命人拿來紙墨寫了蕭希微的生辰八字遞給馬道姑。

    最近府里的事樁樁都是沖著蕭希微而來,而她自己也覺得這個孫女越來越看不懂,既然馬道姑愿意為她批命,不防聽聽。

    馬道姑掐指算了良久,又抬頭盯著蕭希微的眉眼看了半天,最終才道,“小姐命格極貴,貧道實不敢妄言。”

    “道姑這是何意?”老太君忙道。

    馬道姑皺眉,“老太君,不是貧尼不說,只是這是天機……”說罷,她低頭想了想,才又輕聲道,“老太君只需知曉這位小姐命格極貴,貧道話已至此,還望老太君恕罪。”

    先有了慧師太,現在又有馬道姑,她們都說希微的命格不可說不可批,可這世上又有誰的命格是不能說不能批的?老太君腦中忽地閃過一道靈光,莫不是……

    “多謝道姑,老身知道了。”

    蕭希微眼角不自覺的跳了跳,她抬眸看了眼馬道姑。

    前世蕭希微從未讓人批過命,是以,馬道姑一開始說要為她批命,她不過當閑話聽聽就罷了,誰料她竟說自己是極貴的命數,還說是天機!莫不是,這道姑真能瞧出些什么!

    “那貧尼就不打擾老太君了。”馬道姑溫和的朝老太君行了個禮。

    “祖母,我送道姑出去吧。”蕭希微忙插口道。

    “小姐留步,貧尼實在當不起。”馬道姑連忙拒絕,語氣中含著一絲敬畏。

    蕭希微眉角一挑,不得不停了下來。

    對于女子來說,極貴的命數那便只能是母儀天下的皇后!可她前世便已位置極貴,可最終卻葬身火海,怨恨難消!難道,這一世,她還會重復以往的命運不成!不!她一定不能讓這種事情發生!

    既然她重活一世,那么,她勢必要改變這一切!

    從今天起,我命由我不由天!

    蕭希微的眸子忽地迸出一股前所未有的堅決!

    聽了馬道姑的話,老太君眸子一轉,“臘月,你替我送道姑出去吧。”

    “是。”劉嬤嬤福了福身,然后走到馬道姑旁邊對她道,“道姑,請。”

    馬道姑微笑著點了點頭,然后朝老太君再度行了個禮,“多謝老太君寬恕,貧尼回去后定會好好管教妹子。阿容,還不謝過老太君。”

    “道姑客氣。”老太君微笑著道,說罷便讓劉嬤嬤將馬道姑及她妹子送了出去。馬道姑一走,老太君立刻便遣人將李氏送回了畫錦苑。

    “祖母,孫女只會寫寫字繡繡畫,打理候府這么大的事孫女實在應付不來,不如祖母另外再找個人?比如……三姨娘?”蕭希微試探的對老太君道。

    老太君眸心一擰,冷哼一聲,“就她那拎不清的性子能打理候府!你也太抬舉她了吧!”

    這些年她沒有插手候府內院的瑣事全都交由李氏,她整冶那些姨娘丫頭的手段她隱約也有所聞,只是覺得身為候府主母倘若沒這些手段也坐不穩這個位子,是以,總是睜只眼閉只眼,可沒想到到了今日,她突然發現,除了李氏之外,她居然無人可用!

    或者,李氏就仗著她無人可用才會那么不知忌憚,誰也不放在眼里!

    “可是祖母我……”

    “行了,這幾日我先替你管著,你每日都來靜園,該學的都學著,這些東西,你遲早都會用得上的。”老太君打斷了蕭希微的話道。

    “是。”蕭希微終于點了點頭。

    老太君看著蕭希微的眉眼,想著剛才馬道姑的話,心里說不清是喜還是憂。衍兒的的打算她或多或少也知道,只是,他選的那條路卻不好走,萬一一步踏錯,只怕給候府帶來滅門之災呀!想到這里,她對蕭希微的感情就有些復雜起來。

    “好了,你先回去吧!”老太君看了蕭希微一眼,然后帶著丫頭婆子走了。

    蕭希微直到老太君離開,這才折身回到屋里,倒了杯茶喝了一口。

    李氏打理候府這么多年,候府中到處都是她的人,倘若她現在接手不僅惹得老太君懷疑,要讓李氏的人乖乖聽話不使絆子著實要費些功夫,不如請老太君出面。

    她就不信,在這個風口浪尖上,李氏還有膽子敢再給老太君添賭。

    “小姐,你受傷的事怎么也沒和我說呀?”見老太君走了,崔嬤嬤忙道。

    蕭希微轉過臉來,清冷的眸光如同一汪幽潭,清洌中帶著一絲微不可覺得寒氣。

    崔嬤嬤被這樣的眸光盯著,心底莫名的就有些發虛。

    莫不是小姐已經懷疑她了?

    “我左不過是怕嬤嬤擔心罷了。”正在崔嬤嬤暗自忐忑著,蕭希微的聲音忽地淡淡響了起來。

    聽了這話,崔嬤嬤大大的松了一口氣,“小姐一直是由奴婢照看大的,說句逾矩的話,在奴婢心里小姐就跟奴婢的親閨女一樣。以后若是再有有什么事,小姐可千萬不要向今日一樣再瞞著奴婢了。”怕蕭希微生氣,崔嬤嬤忙又加了一句,“你不知道張大夫揭開紗布時可把奴婢嚇壞了。

    蕭希微嫣然一笑,握著崔嬤嬤的手,甜甜的笑道,“嬤嬤你對我真好。”

    崔嬤嬤心里的那點疑惑頓時全部揮之而去,她也回握著蕭希微的手道,“小姐知道就好,以后萬不可再瞞著奴婢了。”

    蕭希微點了點頭,末了,又微微嘆了一口氣,“也不知母親怎么樣了?”

    提起李氏,崔嬤嬤臉不自覺得抽了一下。

    這次,夫人栽了這么大個跟頭,她還不知該如何跟她解釋了?夫人的手段,她只要一想想便覺得心里發毛。

    “小姐,說起來還有一件事奴婢怎么也想不明白?那布偶當真不是小姐做的?”崔嬤嬤小心翼翼的打量著蕭希微的神色道。

    那夜,她明明看見紅雨鬼鬼祟祟的將什么東西埋在了院里的那株梅樹下。為了確定,她還特意等紅雨走后挖開來瞧了眼,確定那是個扎著銀針的布偶,聯想到那天早上小姐問起她前夫人的事,她便覺得蹊蹺立刻跑去告訴了夫人,可沒想到,小姐幾句話竟讓老太君和老爺都以為這布偶是夫人做的?

    “嬤嬤這話怎么說的?小姐手傷成這樣了還怎么做布偶啊?再說,老太君和老爺不都還小姐清白了嗎?”碧云脆生生的應道。

    崔嬤嬤訕訕的笑了幾聲,“小姐,我就是覺得奇怪所以才會多嘴問這一句,小姐你千萬不要放在心上。也是,咱家小姐這么善良,哪會做這些齷蹉陰塤的事呀!”

    蕭希微看著崔嬤嬤莞爾一笑,“可惜,人善被人欺。有些時候善良得過份便是愚蠢,嬤嬤,你說的?”看著崔嬤嬤的眼皮猛地跳了兩下,蕭希微渾不在意的笑了笑,轉過頭吩咐碧云道,“去瞧瞧紅雨的藥煎好了沒?”

    “是。”碧云應了聲,很快便轉身走了出去。

    蕭然微不再看呆立在屋里的崔嬤嬤,徑自朝紅雨的房間走了進去。

    而此刻白云觀的客房里,一紫衣男子正握著一個藍釉底白剔牡丹紋的茶盞,茶盞里的茶水冒著熱氣,他俊美的面孔在熱氣中時隱時現。

    聽了馬道姑的話,楚惜之的唇角忽地漾起一抹極為絢爛的笑意,“看來,這丫頭倒是長進不小。”說罷,他低頭抿了一口茶,突然,像是又想起什么似的抬起頭來看著馬道姑道,“道姑,你說那丫頭的命格極貴不可說到底是真是假?”

    “回殿下的話,貧道不打誑語。”馬道姑恭敬的答道。

    楚惜之唇角的笑意淡了幾分,他劍眉略略一挑,看著馬道姑道,“那道姑不防也替我批一批命格吧?”

    “貧道不敢。”

    楚惜之晃了晃手中的茶盞,“無防,你只管批就是。”

    馬道姑這才抬眸來看著楚惜之,良久才道,“殿下自然也是極貴重的命格。”

    “哦?有多貴重?”楚惜之抬起眸來饒有興致的看著馬道姑道。

    馬道姑臉色一變,垂著眸子不敢接話。

    楚惜之一笑,“比起那丫頭來又如何?”

    馬道姑抬眸看了眼楚惜之,見他不似玩笑,只得答道,“殿下的命數恕貧尼看不清。“

    看不清么?

    楚惜之唇角的笑意一下綻放開來。

    王爺,此事逆天而行,極為兇險,哪怕成功也有可能逆轉命數,到時候會發生什么,你我皆不知曉,你可想清楚了。

    苦難大師的聲音忽地在耳畔響起。

    楚惜之垂下眸子,轉動著手中的茶盞。他忽地想起,那日在朝安寺撞見她時,她強作鎮靜的向他行禮,但仍難掩眸子里的震驚和詫異……

    忽地,楚惜之腦中某根弦似乎被人狠狠的扯了一下,他臉色一變,手中的茶杯驟然掉到地上,清脆的破裂聲讓屋里的人嚇了一跳。

    在這之前,她應該從未見過他才是?可她怎么會一眼便知道他是七皇子?
北京快乐8预测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