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凰后歸來 > 第037章 貶去西苑

第037章 貶去西苑

作品:凰后歸來 作者:夜戀凝 字數:981768 下載本書  加入書簽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蕭敏喝了口冰涼爽口的冰鎮酸梅湯,只覺得滿心暢快,不覺又多喝了幾口。剛放下碗,卻見蕭希微端坐在一旁,右手拿著銀勺無意識的撥動著碗里的冰塊,面上不見絲毫喜色,不覺有些奇怪。

    “微兒,我怎么瞧你好像不高興的樣子?”

    蕭希微抬眸看了蕭敏一眼,“姑姑莫不會以為李氏就這樣完了吧?”

    “不然了?”蕭敏笑了笑,反問道。

    蕭衍已親口革去了李氏的正室之位,還將她趕去了偏僻荒涼的西苑,而老太君知道后什么話也沒說。這事,不已成定局了么?

    蕭希微笑了笑,“算起來姑姑也算跟李氏一起長大的,李氏的手段您還不清楚嗎?再說,她再怎么樣也為蕭家誕下了一對兒女,就看在這對兒女的份上,父親總歸還是顧念幾分的。姑姑不信,不防去翻一下蕭府的宗譜,去瞧瞧李氏的名可還在?”

    蕭敏一聽,眉收一擰,“微兒,那該怎么辦?”

    蕭希微側眸瞥了眼蕭敏,抬手端起桌上的冰鎮酸梅湯低頭抿了一口,嘴角彎起一抹意味深長的笑意卻沒有說話。

    李氏與蕭衍自幼青梅竹馬,二十幾年的感情在那,若不是這次李氏被憤怒沖暈了頭腦,當著下人的面與蕭衍頂撞讓他丟盡了臉面,蕭衍又怎么一怒之下將她趕去北苑。

    不過,既然蕭衍將她趕去北苑,那說明蕭衍對李氏已不再如從前一般隱忍包容了。

    “微兒,你到是說話呀!”見蕭希微不說話,蕭敏有些急了。

    事情既然已走到這一步,她是斷不能讓李氏換了她的計劃的。

    她雖說是候府的小姐,但卻是庶出,表面上看她嫁入平城的周家算是低嫁,但實則她這個嫡府小姐與忠勇候府關系并不好。前些年周家確實待她小心謹慎,可這些年見忠勇候府似乎并沒有在意過她這個候府的姑奶奶,逢年過節也從沒遣人來問候一聲。長此以往,周家對她的態度便越發冷淡起來,就連對她事事順從的丈夫也對她敷衍起來,甚至還提出要納她的陪嫁丫頭為妾。這個時候,她知道,她不能任事情再發展下去了。恰好這時出了蕭敏的事,她便提議帶蕭敏進京避婚。一來可以讓周家在她面前收斂收斂,二來,也想借此機會將蕭敏推給她大哥,這樣一來,忠勇候府與她的關系會更加鞏固,而倪家也會顧忌小敏而再不敢慢待自己。

    所以,無論如何,她是不能讓任何人破壞她的計劃的!

    蕭希微淡淡的掃了蕭敏一眼,唇畔飛快的掠過一絲冷笑,“這些先放在一邊,平城那邊姑母也該費點心才是!”

    想必這些年周家對她這個姑姑輕慢了不少,否則她也不會生出這樣迫切的心思,想要將蕭敏嫁入忠勇候府來牽制倪家。只是,忠勇候府的妾室表面上說著風光,可說到底也只是一個妾,不過比下人高那么丁點,蕭敏就不怕這樣做不怕事得其返,惹來倪家的反感和厭恨么?不過,這兩日瞧周淑美的神色舉動,想來,她已然自個同意了這門婚事。

    “我還以為什么事了。”蕭敏一笑,“微兒,你放心吧,這事來之前我便與你姑父商議過了,你姑父可是一萬個樂意了。”

    雖然她婆婆對周淑美這個嫡女千寵萬寵,可再好也抵不過兒子的一句話。能和忠勇候府再攀上一層關系,周家可是求之不得呀!

    蕭希微垂眸不覺失笑。

    她說的是讓蕭敏注意平城倪家。李氏吃了這么大的虧,不用想也會從平城倪家那邊動手腳,可沒想,蕭敏卻聽成了周家。

    “微兒,你笑什么?”

    “姑母,我是想讓您注意平城倪家那邊……雖說平城離京城離得遠,可保不就就有些風言風語被風吹到京城散開了,萬不可大意了。”蕭希微淡淡有瞥了蕭敏一眼,隨即伸手緩緩的端起茶杯,清婉的聲音又響了起來,“要知道,那邊吃了這么大的暗虧指不定會做出些什么來了。”

    蕭敏原先還不明白,待蕭希微說完,便恍然頓悟,“微兒,你放心。待大哥納了淑美后我便立刻回平城打點,擔保不會讓丁點流言傳出來。”

    “姑母會錯微兒的意思了。”蕭希微轉過臉來看著蕭敏輕輕一笑,“我是意思是,流言也不是不能傳,只要……只要那些個流言是假的。”隨著她的話音剛落,她手中的杯蓋忽地合上發出一聲清脆的響聲。

    蕭敏一怔,隨即眸中綻出一抹精明的亮光。

    她這是在暗示她做個圈套等李氏鉆進去呀!

    欣喜完后,蕭敏看著面前這個還未及笄的清麗少女,心底忽地涌出幾分佩服和慶幸。這樣縝密深沉的心思,別說李氏,就連她自己也自認自己不是她的對手。幸而,她并沒有站在她對立的位置。

    一會,回去后她定要告訴淑美,即便不能成為蕭希微的朋友,那也千萬不要成為她的敵人。

    西苑。

    李氏睜開眼睛,看到的便是一個斷了腳的矮柜子,她愣愣著盯著那柜子,半天沒反應過來。

    “哎喲!這死蚊子!”外面傳來丫頭惱怒的聲音,“這什么鬼地方呀!朱嬤嬤,我們真要住在這里么!”

    “你小聲點,別把夫人吵醒來。”朱嬤嬤忙捂著那丫頭的嘴低聲道。

    “老爺真是的,說把夫人趕來西苑就趕來西苑,當真一點情面也不顧。”另一個丫頭低聲抱怨道。

    聽了丫頭的話,又看著滿屋的破敗,想著蕭衍絕情的話,李氏心里當真是恨到了極點。

    屋里忽地傳來‘啪’的一聲巨響。

    朱嬤嬤臉色一變,忙推開門,見剛清掃過的地面散落著無數的茶杯碎片,而李氏臉色鐵青的站在床前。她忙上前一步,擔憂的喚了一聲,“夫人……”

    “夫人?”李氏冷冷一笑,“我現在還是夫人嗎?”

    朱嬤嬤瞧見李氏一臉的灰敗,心中不由一酸,忙握住李氏的手道,“夫人快莫說這些喪氣話。老爺氣頭上說的話您怎么能當真?您和老爺二十幾年的感情哪能說翻臉就翻臉呀!您暫且忍忍,待過些時日老爺氣消了,自然會接您回去的。”

    “忍!我怎么忍!他為了那個狐媚子,當著那么多人的面說我粗鄙,將我貶得一文不值!我哪還有臉面回去,不如死了算了!”李氏越說越傷心,眼淚嘩嘩的直往下掉。

    “夫人快別這么說,您還有三小姐和五少爺了,就算是為了他們,您也得好好保重身體呀!您現在也知道,二小姐可是個厲害的……”朱嬤嬤忙勸道。

    一提蕭希微,李氏眸子猛地迸出兩道寒光,“這小賤人,我遲早要撕碎了她!”

    “夫人說的是。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朱嬤嬤見李氏想開了,連連點頭,從丫頭手里接過一碗粥遞到李氏跟前,道,“夫人先喝口粥吧。”

    李氏接過來抿了一口,眉尖忽地一挑,像是想起什么似的,忙抬起頭來看著朱嬤嬤道,“對了,樂兒怎么樣了?她沒鬧吧?”

    “二小姐知道老爺讓您搬到西苑哭得死去活來,還說要跟著夫人一起搬來西苑,奴婢好不容易才將她勸住,還特意讓蘭心留在畫錦苑照顧二小姐。夫人盡管放心。”朱嬤嬤道。

    聽了朱嬤嬤的話,李氏這才放心的點了點頭,“你做的對,這個時候千萬不能讓樂兒因為我的事再惹怒老爺了。”

    李氏這才松了一口氣,屋外響起了丫頭驚慌的聲音,“三小姐,你怎么來了?”

    李氏剛落地的心一下又懸了起來,她剛站起來,那邊蕭希樂已經跑了進來。

    “娘……”蕭希樂哭著撲進了李氏的懷里。

    李氏一邊抱著蕭希樂一邊看著緊隨而來的蘭心,“怎么回事,不是讓你好好照顧三小姐嗎?”

    蘭心滿臉是汗,她偷偷看了一眼蕭希樂,然后垂著低聲道,“奴婢攔不住三小姐。”

    “娘,到底發生什么事了?現在府里的人都在議論說父親娶納周家姑姑為貴妾,還說你被父親貶為了妾室,你說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呀?”蕭希樂惶恐的扯著李氏的袖角道。

    李氏臉色一沉,還未愈合的傷口似乎又被人扯開一道傷口。

    見李氏不說話,蕭希樂越發的惶恐,“娘,你快想個法子回去呀!現在整個候府里的人都看不起我,都說只有蕭希微才是候府真正的嫡小姐……剛剛蕭希微還說要將我許給李珀!娘,我不要嫁給李珀!”蕭希樂說著,眼淚刷的一下涌了出來。

    “她敢!”李氏怒喝道。

    “她有什么不敢的!現在爹爹將整個候府都交給她打理了,祖母和父親被她哄得團團轉!娘,你一定要幫我呀!”蕭希樂拉著李氏的袖子,聲淚俱下道。

    蕭希樂這一哭,只把李氏的心都哭碎了,“好了,你先別哭。你放心,娘一定會要那個賤人好看的。”李氏眸光微咪,眼中迸出絲絲駭人的怨毒。

    “娘,您有法子出去了?”蕭希樂的眸光一亮。

    李氏唇角微微一抿,“你且再忍耐些日子,這次,我會徹底毀了她!還有周淑美那個狐貍精!”
北京快乐8预测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