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凰后歸來 > 第038章 不輸不贏

第038章 不輸不贏

作品:凰后歸來 作者:夜戀凝 字數:981768 下載本書  加入書簽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三日之后,蕭衍果然納了周淑美為貴妾。

    這讓一直提防著李氏從中作梗的蕭敏和周淑美都松了一口氣,可是蕭希微卻抿著唇笑了笑對這一切不置可否。

    納妾后的第二日,蕭敏便告辭回了平城。

    這日,蕭希微正倚在羅漢床上翻閱帳本。

    窗外淡金色的陽光映著她低垂的眉眼,沉靜清麗的如同一幅幽靜的畫。

    可在畫面很快便被人打破了。

    “這些帳本有什么好瞧的!走,哥哥帶你去看稀奇的東西去!”蕭希揚伸手一把抽掉蕭希微手中的帳本,笑著道。

    “不去。”蕭希微搖搖頭,抬手想將帳本搶回來,蕭希揚手一抬,躲過去了。

    “你整日呆在屋里不悶么?”

    “悶。可是,我更怕熱。”見拿不回帳本,蕭希微干脆端起桌上的冰鎮綠豆湯悠然的喝了一口。

    “哎呀,你小小年紀怕什么熱呀!”蕭希揚干脆一把將蕭希微拉了來就往門外走。

    蕭希微還沒來得及反應便被蕭希揚連拉帶扯著拖出了候府。

    外面,早有馬車等在那里。

    蕭希揚將蕭希微推進了馬車,自己翻身一躍跳上了一匹白馬,“走,去榮興閣。”說著,雙腿一夾馬背,當先走在了前面。

    看著蕭希揚的背影,蕭希樂無奈的搖了搖頭。

    榮興閣是京城最大的的酒樓,京中的達官貴人大都喜歡是榮興閣聚會。

    馬車到了榮興閣的時候,蕭希微便取了面紗掩住面容扶著紅雨的手下了馬車。

    京中的風氣并不十分開放,女子雖能出門,但所到之處都應避嫌,平民女子倒還罷,貴家千金一般出門都以面紗掩面,身邊還要帶著丫頭侍從,以免被人沖撞。

    榮興閣的中間的桌子上,一個穿著灰色粗麻衣裳的少年環胸而坐,他的面前擺著一盤殘局,周邊圍著一大群人。

    “向兄,我又來了!”蕭希揚走到那少年面前雙手一揖笑容滿面道。

    那少年眉毛也沒抬一下,“老規矩。”

    蕭希揚一笑,爽快的掏出五十兩銀子放到桌上,“銀子在這里,可是,這回卻不是我和你下。”說著,他轉身將蕭希微一把拉了過來,“這回是她跟你下。”

    蕭希揚眉心一擰,頗有些惱怒的瞪著蕭希揚。這大熱天的將她誆出來就是為了讓她跟別人下棋?只是,當她看清那個少年的面容時,卻瞬間改變了主意。

    雖然此刻他的面容還帶略帶稚氣,可她依舊將他認了出來。如今他雖籍籍無名,但十年后,他卻是楚惜之的左膀右臂,整個大越國史上最年輕的宰相。而他另一個穩秘的身份卻是平安伯遺棄在外的嫡子,他的母親是因當年參與六王叛亂而被誅殺的向家嫡女。若真論起來,他和忠勇候府還能沾上那么一點關系,因為忠勇候府的二姨娘向氏是向明軒的堂姑姑。

    當年她不曾細想,但如今想來,既然向明軒的母親因六王叛亂之故被平安伯趕出府,那么當年二姨娘在府里的日子只怕也不好過,再加上后來出了那件事更是被父親所不容,連剛出生沒多久的蕭希春也受到牽連。

    她也是偶然有次楚惜之喝醉了酒才告訴她向明軒的身世,還說他當年便是在酒樓里和向明軒下棋才贏得了他的信任,讓他一路扶持他直到登上帝位。

    沒想到,楚惜之所說的酒樓竟是榮興閣。這當真是歪打正著。

    若是此時她有搶在楚惜之前面拉攏向明軒,那么,楚惜之豈不少了一個左膀右臂。即便不能拉攏他,至少也不能讓楚惜之拉攏他。

    “我不跟女子下。”向明軒冷冷的掃了蕭希微一眼,然后冰冷的吐出一句話。

    蕭希微一笑,“公子莫非瞧不起女子?”

    向明軒抿著唇沒有說話。

    “古有木蘭替父從軍,后有穆桂英掛帥出征,更有前朝梁紅玉巧計敗敵兵!她們又有哪一個比男子差?就算不說這些巾幗英雄,拿尋常女子來說,若無她們的賢惠持家,你們男子又如何能安心在外闖蕩事業?瞧公子這般自信在這榮興閣以五十兩設下棋局等人破解,該與尋常男子不同才是,可沒想到……這棋不下也罷。”蕭希微唇角勾起一抹諷刺的笑意,抬手將蕭希揚放在桌上的那五十兩銀子拿了起來轉過身去。

    “妹妹。”蕭希揚忙按著蕭希微的手朝她眨了眨眼睛。

    他好不容易才將她誆來,豈能就這么無功而返。

    蕭希微泠泠一笑,轉過頭去,“向公子,你的母親也是女子,你是否也看不起她了?”說罷,轉頭就走。

    向明軒的臉一下沉了下去。

    蕭希揚心里‘咯噔’一聲,完了完了,這下微兒肯定將這向明軒得罪透了,他眼饞的那柄寶劍只怕再沒機會得到了。

    豈料,向明軒卻一下站了起來,“姑娘請留步。”

    “怎么?公子還有話說?”蕭希微轉過臉來。

    向明軒右手微微一擺,做了個‘請’的手勢,“姑娘請坐。”

    或是換作旁人,被人下了這么大的面子只怕早就翻臉走了,無論如何也不會再坐回來。可是,眼下這個人是蕭希微,而對面那個是她想要拉攏的向明軒,所以,她一絲猶豫都沒有,干脆利落的便回來坐到了向明軒的對面,更抬手掀開了面紗。

    向明軒一愣,眸中閃過一絲詫異。

    沒想到眼前的女子行事干脆利落,沒有絲豪忸怩,又瞧她臉上脂粉不施,彎眉杏目,清麗絕俗,絕非一般女子可比,心中不升起幾分好感,對跟她下棋也就沒那么反感了。

    蕭希微認真的盯著棋盤看了許久,最后抬手拿起一粒白子豪不猶豫的往棋盤上一放。

    “妹妹你這是做什么?”蕭希揚只恨自己手慢了,看著棋盤了蕭希微一子落下自殺了自己一大片白子,心痛得都快要滴出穩中血來了。

    他的寶劍呀!

    向明軒先是詫異的看了蕭希微一眼,但待他再看棋局的時候,卻發現局出現在一些微秒的變化。原本處處受制的白子因自殺一片,其余白子卻忽地有了回旋的余地,但那余地也是能晚上幾步輸罷了。

    抬手,向明軒又落了一粒黑子。

    他手還未抬起來,蕭希微一粒白子緊跟而落。

    他詫異的看了蕭希微一眼。

    她都不用思考嗎?

    一看棋盤,原本頹敗的棋局又被拖延了幾步。

    向明軒皺了皺眉,想了一會,又落下黑子。

    同上次一樣,他的黑子一落,蕭希微的白子緊跟著又落了下來。而這次落子同樣又讓局勢拖延了幾步。

    此時,向明軒原本心中對蕭希微還有的幾分輕視盡去。他凝神貫注,再不敢拖下,思索良久才落下一子。可他不管如何落子,蕭希微都能緊跟著他迅速落子,連思索一下都沒有。

    向明軒的眉頭越擰越緊,額間漸漸滲出了汗珠。

    自打向明軒在榮興閣擺下棋局以來,京中多少弈林高手都敗北,從來沒有人讓向明軒露出這種表情。

    一時間,所有人都圍了過來,聚精會神的看著兩人對弈。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終于,向明軒率先扔下了手中的黑子起身朝蕭希微抬手一揖,“姑娘,在下認輸了。”說罷,將身邊的那把寶劍遞到蕭希微面前,“這把劍是姑娘的了。”

    見向明軒認輸又拿出那把劍,蕭希揚整個眸子都亮了起來。

    蕭希微長舒一口氣,緊繃的神經也隨即放了下來,她站起身卻并沒有伸手去接向明軒遞過來的劍。“向公子謙虛了,這盤棋是平局,我并沒有贏。”

    “對我來說,沒有贏便是輸。”向明軒言簡意賅。

    “不瞞公子,從一開始我便知道這局棋我不可能贏過公子,所以才會迅速落子以圖打破公子下棋的節奏從中找出破綻以期能夠平局。”蕭希微道。

    以她的棋藝她是絕對下不過向明軒的,所以,只能投機取巧。但若是十年后的向明軒定不會因她這些小動作而擾亂心神,可是,眼下是十年前的他。

    在旁邊看棋的眾人這才恍然大悟。

    “說到底是我定力不夠。”向明軒眸中閃過一絲異樣的色彩。“這劍還請姑娘收下。”

    向明軒眸子一片堅定。

    蕭希微笑了笑,“若是公子不介意的話,我想拿回剛剛我給公子的銀子。”

    向明軒眉尖一挑,不知何意。

    “我沒有贏公子,但同樣公子也沒有贏了我。所以,我拿回我的銀子,公子拿回公子的劍。這樣對我們都公平,不是嗎?”蕭希微笑著道。

    向明軒那劍只瞧劍鞘就知不是凡品,若是論起銀子,絕不止五十兩,而蕭希微竟然就這樣拒絕了。

    周圍一片驚嘆,人人臉上皆是詫異。

    眼見到手的寶劍就這樣被硬生生的推了出去,蕭希揚只覺得心痛得直淌血呀。他咬著牙附到蕭希微耳畔壓低聲音道,“妹妹,你識不識貨呀!那劍名曰秋水,刃如秋霜,斬金截玉,就是有銀子也買不到呀!”

    “你想要?”蕭希微轉過臉看著蕭希揚。

    蕭希揚連忙點了點頭。

    “那你自己去下棋贏了向公子不就行了?”蕭希微笑道。

    蕭希揚臉上一僵。

    他要是能贏,還用得著將她誆出來嗎?

    “姑娘,我既在此設下賭局自然愿賭服輸。”向明軒再度開口。他雖一身布衣,但自有一番氣度,也不待蕭希微接話,將劍放到桌上,轉身便走了。
北京快乐8预测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