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凰后歸來 > 第113章 父女和樂

第113章 父女和樂

作品:凰后歸來 作者:夜戀凝 字數:981768 下載本書  加入書簽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這天晚上,蕭希揚沒有回府。

    疏影軒,燈火通明。

    蕭希微心神不明的屋里走來走去。

    終于,門來開了。

    “怎么樣?有消息了么?”一見楚惜之進來,蕭希微迫不及待的道。

    楚惜之擰了擰眉,沉重的走到暖榻前坐下。

    “惜之,你到是說話呀!”蕭希微急切的道。

    楚惜之緩緩垂下眸子,低啞的嗓音緩緩的響了起來,“醉之被禁足了。”

    “九公主?”

    楚惜之笑了笑,他抬起頭看著蕭希微,“不知道她從哪里聽說父皇賜婚的消息,不顧阻攔跑到崇德殿鬧了一通,父皇一怒之下便將她禁足了。”

    聽了這話,蕭希微心里‘咯噔’一聲,一下坐回了榻上。良久,她才找回自己的聲音,“看來,這樁婚事當真是避無可避了。”

    皇上分明是打定了主意要將林語詩這枚棋子放在哥哥身邊了。等她一出嫁,候府沒有主母,而這位剛過門的少夫人正好名正言順的接過候府管家之權,到時候她若要做點什么手腳只怕再容易不過。

    一時間,兩人誰也沒有說話。

    良久,蕭希微才輕輕笑出聲來,“皇上這招棋走得可真是妙呀!”

    “或許,還有一個法子。”楚惜之抬眸定定的看著蕭希微。

    蕭希微挑了挑眉。

    “她若要插手候府的庶務那也得先留在候府才行呀!”楚惜之看著蕭希微道。

    蕭希微眸子忽地一亮,“你的意思是……讓她跟著我哥哥去蕪城?可皇上那邊只怕不會輕易應允吧?”

    “這就要看老候爺了。”楚惜之唇畔彎起一抹淺淺的弧度。

    楚惜之的話讓蕭希微眼前一亮。

    不錯,旁人說未必管用,可是她的祖父就不一樣了。祖父大半生駐守蕪城,替大越鎮守邊疆,夫妻分離,父子分離,若他上書為哥哥陳情,皇上念在這些是不可能拒絕的,況且,把她放在蕪城,說不定將來還有用得著她的地方。

    “可我還是不放心。”蕭希微抬手放在暖榻前的案幾上,清的眸子依舊難掩擔憂和厭棄。

    她當真對林語詩厭棄至極,若她在京城到底還算是在她眼皮子底下,料想她也翻不出大波浪。可若她跟著哥哥去了蕪城,指不定她會做出什么事,而哥哥又是大大咧咧的性子,若是被她算計了該如何是好?

    “微兒,你當真是關心則亂呀!”楚惜之伸手覆住蕭希微放在案幾上的手輕輕一笑,“蕪城離京城千百里,到時候林語詩就算有個什么事,只怕京城這邊也收不到什么消息。”

    蕭希微抬眸看著楚惜之的眼睛。

    那雙如墨玉般的眼眸雖然含著淺淡的笑意,但眸子深處卻劃過一絲冰冷的殺意。

    蕭希微反手握住楚惜之的手,眉心微擰,“惜之,是不是……他已經對你起疑了。倘若真是如如,不如我們……”

    “微兒。”楚惜之忽地起身用力的喝斷了蕭希微的話。

    被他這么一喝,蕭希微臉上的血色盡去。

    似乎察覺到自己的語氣重了,楚惜之忙一步跨到蕭希微面前,伸手一把將她攬到懷里,“對不起,微兒,我不是有意的。”

    鼻尖熟悉的龍涎香迎面而來。

    蕭希微任由楚惜之抱著,半天,一句話也沒有。

    “微兒……”見懷里的人遲遲沒有說話,楚惜之忐忑不安的將蕭希微扶了起來,擔憂的喊了一聲。

    蕭希微抬眸靜默的看著楚惜之,依舊閉口不語。

    楚惜之嘆了一口氣,“微兒,你有沒有考慮過忠勇候府的立場?”

    他們雖然支持他爭奪儲位,卻并不代表他們支持他謀反。尤其是老候爺蕭祁,他一生對皇上忠心耿耿并以此為榮,若他當真如希微所說起兵謀反的話,即便老候爺無奈應下了,只怕這事也會成為他的心疾。而希微是那樣重感情的一個人,只怕那樣的結果她自己也承受不了。況且,眼下時機未到,京城還有十萬的禁衛軍,這個‘反’也不是那么容易‘謀’的。

    聽了楚惜之的話,蕭希微這才恍然察覺自己剛剛當真是偏激了。

    “對不起,我剛剛只是……”

    “我知道。”楚惜之嘆了一口氣,伸手將蕭希微攬到了懷里。

    若不是她擔心自己,又怎會沖動的說出這樣的話。

    賜婚的圣旨沒下多久,三年一次的春闈到了。如楚惜之預料中的一樣,皇上果然讓蕭衍任監考一職,但出人意料的是,魯海陽竟也和蕭衍一樣任職監考。

    蕭希微原本還擔心魯海陽會暗中使絆子,不過楚惜之卻使了紫煙傳話說放她一切放心。而另一邊,老太君因為蕭祁回府,再加上候府的嫡子和嫡女同一天出嫁成親,她的精神出乎意料的好,這兩日更是親自操持起了府里的庶務,蕭希微原本還擔心老太君的身子骨受不住,可有劉嬤嬤幫襯,再加上周姨娘從旁幫助,老太君興致又這么高,便只能欣然接受了。不過,有些事她還得親自打點,必竟,這次候府不僅是嫁女,還要娶媳婦。幸好她的嫁衣繡品都由宮里準備,到時候只要宮里將嫁衣送來,她只需象征的繡上最后一針便好了,這著實省了蕭希微不少功夫。

    而就在忠勇候府為婚事忙得不可開交的時候,春闈結束了,離放榜還有一個月,人們卻沒心情議論這次春闈最有希望入榜的是哪些試子,因為京城中最受矚目的兩人場婚禮要到了。

    婚禮前一日忠勇候府發嫁。

    老太君為蕭希微不少嫁妝,一座三進宅子,二個莊子,四間鋪面,一套黃花梨的家具,還有不少壓箱底的首飾頭面。更是將蕭希微生母陳氏留下的那些嫁妝搬出一半,里面古董寶石珊瑚,綾羅綢緞應有盡有。用老太君的話,那是替已故的陳氏給她添妝。

    蕭衍看著院子里堆滿的陪嫁,其中大多是陳氏的陪嫁,而蕭希微穿著一身淺紅色的衣裳站在院中,心里忽地百感交集。

    原來,不知不覺中,這么多年已經過去了。

    可他恍然間似乎想起清婉剛嫁進候府的樣子,可只眨了眨眼睛,他和清婉的女兒都要嫁人了。

    時間,真的過得太快了。

    “父親。”見蕭衍看著滿院的嫁妝一直不說話,蕭希微低低喊了一聲。

    這一聲‘父親’讓蕭衍回過神來。他看著蕭希微愣了一會,抬手招來身后的隨從,“這些畫都是為父這些年的珍藏,你說的對,我從來都不懂這些畫,所以,這些便全送給你吧……”

    蕭衍話音一落,身后七八個侍從便將蕭衍這些年來珍藏的話全都捧了過來放到蕭希微面前。

    “父親……”蕭希微抿了抿唇角,看著蕭衍忽地不知道該說些什么。

    這些年,蕭衍嗜畫如命,就連曾經父親最疼愛的希明不小心在畫上沾了一點墨跡都被他用棍子狠狠的抽了十下,還罰他三天不許吃飯,差點廢了希明的右手。而今天,他竟然要將這些畫全部送給她?只因為她惱羞成惱脫口而出的那句話么?

    蕭衍忽地抬手朝蕭希微探了過去,卻被蕭希微下意識退后躲開了。他的手尷尬的僵在半空,半晌,他笑了笑,“一眨眼你都長這么大了,你小時候跌跌撞撞跑過來抓著我的袍角喊‘爹爹抱抱’仿佛還只在昨天……”

    “父親。”

    父親……

    蕭衍看著蕭希微,笑容忽地僵硬在了嘴角。

    是從什么時候開始,那個纏著要他抱抱喊他‘爹爹’的小女孩長這么大了,而且,再也沒有叫過他‘爹爹’。父親,這兩個字和‘爹爹’是一樣的,可為什么聽起來就多了幾分疏遠和淡漠了。

    好像……

    似乎……

    他的孩子長大后都不約而同的不再喊他‘爹爹’,而是恭敬疏遠的喊他‘父親’。

    從前不覺得,可如今聽起來為什么讓他覺得莫名的心酸?

    是不是他老了?

    第一次,蕭衍覺得自己活了這么久竟從來沒有弄懂過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

    “以后,好好和燕王過日子,沒事……沒事常回家看看。”他匆匆交待完蕭希微兩句,便轉身迫不及待的想要離開。

    “爹爹。”身后,蕭希微清淡的嗓音響了起來。

    蕭衍僵在原地。

    “爹爹。”蕭希微看著蕭衍的背影,又喊了一聲。

    這些年,她和蕭衍父女關系淡薄。在她看來,,這個父親從來沒有把她們這些子女放在心里,他的眼里只有權勢地位算計,可是,這些她所謂看到的就是真正的蕭衍嗎?她從來就沒有了解過他?她和蕭衍走到今天這個地步,難道她自己就沒有責任么?

    一時間,蕭希微忽然覺得自己從前對蕭衍做的實在是太少了。

    她走到蕭衍面前,伸手握住蕭衍的手,嘴角用力的牽起一絲笑容,“爹爹。”

    蕭衍看著蕭希微,向來肅穆的眼眶忽地紅了起來,他握著蕭希微的手,用力的應了一聲,“哎。”

    “這樣就對了。父女間就應該和和美美的。”老太君不知何時扶著劉嬤嬤的手站在院子里的廊角處笑著道。

    這些年,她不是不知道衍兒和希微的心結。可是,衍兒的性子聽不進她的話,而希微性子清冷又對衍兒的作為一直介懷,她就算有心想要調節兩人的關系也是無處著手,如今看到這一幕,她掛念了這么多年的心終于可以放下了。
北京快乐8预测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