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凰后歸來 > 第123章 各有心思

第123章 各有心思

作品:凰后歸來 作者:夜戀凝 字數:981768 下載本書  加入書簽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看著滿屋子跪著的宮女太臨,還有被他宣來的幾位太醫,皇帝抬手按了按自己的眉心,面如土色。

    千算萬算卻沒有算到還有這樣一遭。

    “皇上,您看,是不是讓人敲鐘報喪?”張世常一邊將屋里的太監宮女遣出去,一邊扶著皇帝小心翼翼的道。

    太子雖被圈禁,但卻并未廢黜,依舊是東宮儲君,儲君猝死,依循制應該敲鐘報喪,然后由禮部打理喪事,可是,皇上卻一直沒有開口。

    皇帝轉過臉,面色幽冷的盯著張世常。

    “皇上恕罪,奴才失言了。”張世常慌忙跪到地上。

    這個時候倘若太子猝死的消息傳出去,不異于在京城這個看似平靜的深潭中投下一顆石頭,誰也料不到這會掀起多大的驚天駭浪。太子死訊一傳出,京中最有權勢的皇子那便只剩下楚惜之一人了,可是,太子歿了的消息也不能不發呀!

    “小常子,眼下,你知道該如何做了么!”皇帝走到榻前坐下,垂眸看著張世常道。

    張世常自幼便跟在皇帝身邊侍候,自然了解此時這個萬人之上的帝王此刻在憂心什么。

    “奴婢這便讓人去各府報喪,說太子猝死于心疾。至于知道這件事的人……張世常起身抬起手往自己的脖子一抹。

    皇帝閉了閉眼睛,片刻后他重新睜開眼睛,冰冷的嗓音響了起來,“便依你所言吧,記得,做得干凈利落些。”

    “是。”張世常應了聲,便躬身準備退出去。

    “你說,太子這次毒性突然誘發是不是他動的手腳?”皇帝忽地看著張世常道。

    張世常抬眸看了皇帝一眼,隨即迅速垂下頭,小心道,“皇上說的可是……燕王殿下?”

    皇帝眸子一斂,眉尖一挑,“你以為我說的是誰?”

    “陛下,倘若真是燕王殿下動的手腳,那么……想必他已經知道陛下您……”

    后面的話張世常沒有說下去,可是,皇帝卻聽明白了。

    如若真是楚惜之動的手腳的話,那么,他定然知道了自己對太子下了慢性、毒藥,這才能加以利用。他早已將東宮重重把守,不曾想竟還讓他找到機會動手,他當真是太低估他了……

    “你說,他是不是知道了什么?”皇帝咪了咪眼睛,幽冷的目光緩緩的劃過張世常的臉。

    張世常一怔,“這,這奴才不知……”

    皇帝抬手捏著拇指上的翠玉扳指,扳指上幽幽的綠光襯得他面色陰沉如水,“不能再這樣下去了。”

    張世常一聽這話,后背一層冷汗便冒了出來。

    看來,皇上已然容不下燕王了,是要對他下手了吧。只是朝中燕王獨大,沒有任何皇子能與他抗衡,慎王殿下又遠在西北,如今太子一倒,只怕不日群臣便會上書力薦燕王入主東宮。

    “陛下,您莫不是想將慎王殿下召回京城?”張世常抬眸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皇帝的神色道。

    “你糊涂了,眼下西北尚不穩定,北漠虎視眈眈,這個時候硯之如何能回來。”皇帝低聲喝斥道。

    “是,奴才愚鈍了。”張世常忙伏在地上道。

    皇帝擰了擰眉,伏著案幾站起身來,“昨日短短時間便有數位大臣前來給他求情,朕若是再不打壓,只怕不用等硯之回來,這個京城便已經由他做主了。”

    “怎么會,燕云衛禁軍都握在皇上的手里,就算燕王殿下當真有那樣的心思只怕也不敢輕舉妄動吧!”

    “哼!”皇帝冷笑了幾聲,銳利的眸子死死的盯張世常道,“不敢輕舉妄動,那太子是如何死的。”

    這樣銳利的目光讓張世常如芒在背,他面色一白,慌忙道,“陛下說的是,是奴才失言了。既然陛下這樣打算,那要不要將這次太子的死……”

    “說你糊涂你還真糊涂了!”皇帝冷睨了張世常一眼。

    “陛下,這……奴才又說話錯了。”張世常抬頭,有些惶恐的看著皇帝道。

    “你有什么法子將這事歸到他頭上?有證據么?”

    “這……皇上您要說是誰還敢反對不成?”

    “糊涂!別說他剛封了親王,就是崇安殿前陪他跪著求情的那幾個老家伙你沒看見么!就憑幾句話就能治他的罪朕還用在這煩惱么!再說,若是真深究下去……”皇帝抿著唇,面色極為難看的望向張世常。

    “是是是!奴才糊涂了!奴才糊涂了!”張世常慌忙抬手左右開弓,一下又一下的抽著自己的臉。

    “行了行了!還不趕快下去。”皇帝煩燥的甩手道。

    “是是。”張世常忙磕了個頭,躬身小心翼翼的退了出去。

    寅時剛過,太子薨了的消息便迅速在京城傳開了,東宮層層白幔懸了起來。在崇德殿跪了一整夜的楚惜之和幾位大人也終于回到了各自府上,而禮部的周大人卻沒有那么好命,他出了宮匆匆便趕去了禮部主持太子的喪禮。

    楚惜之回到燕王府時天已經大亮。

    早已派人打探到消息的蕭希微早早便候在了府門口,一見楚惜之的馬車連忙迎了上去,“惜之,你沒事吧?”她才剛開口說了這么一句,眼淚便大滴大滴的砸了下來。

    “我沒事,真沒事!我不是讓穆之給你帶話了么,這小子,難道把我的話當成耳旁風了不成。”楚惜之慌忙抬手替蕭希微拭去臉上的淚珠。

    蕭希微一把抓信楚惜之為她拭淚的手,低頭就朝他的膝蓋望去,“你的腿沒事吧?大夫……大夫了,快,快讓他來瞧瞧。”

    楚惜之失笑,一把將蕭希微扶了起來,“夫人,我真沒事,你瞧。”楚惜之一邊說著一邊踢了兩下腳。

    蕭希微這才舒了一口氣,“不管怎么樣呆會讓大夫給你瞧瞧敷些藥才好。”

    “夫人,遵命。”楚惜之退后兩步笑著給蕭希微行了個大禮。

    “別鬧了,這么多人看著了。”蕭希微伸手輕輕的拍了一下楚惜之的肩膀。

    楚惜之一笑,拉著蕭希微的手一邊朝王府里走一邊對她道,“你不知道,許大人和張閣老那才叫有事了,今個一早,可是由幾個小太監抬上馬車的,估計這半個月都不能出來走動了。”

    “你還說,他們若不是幫你又怎么會陪著你一起罰跪,你不感激也就罷了,還這樣打趣他們。”蕭希微忍不住折了楚惜之一眼。

    “是是是,還是夫人說的對。”楚惜之忙忍了笑給蕭希微賠禮道。

    蕭希微啼笑皆非的白了他一眼,轉過臉吩咐紅雨道,“紅雨,一會你準備一些禮物送去這幾位大人的府上。”

    “是。”紅雨福身應了下來。

    “能娶到夫人這個賢內助真是為夫的榮興。”楚惜之笑著又道。

    “行了,少拍給我馬屁。”進了屋,蕭希微一邊替自己倒了杯茶,一邊冷眼睨了楚惜之一眼,“如今太子一歿,皇上必定已經對你起了疑心,只怕喪事一了便會對你動手了。”

    “這個,不難猜到。”楚惜之端起蕭希微賜倒好的茶水,低頭抿了一口。

    “我雖然知道你的用意,但是你就不怕皇上真把太子的死歸在你頭上么?”蕭希微擰著眉,看著楚惜之的眸光里盛滿了擔憂。

    “你覺得可能么?太子的毒可是他親自下的呀……”楚惜之修長的手指緩緩的撫過杯沿,唇角漸漸勾起一抹嘲諷的冷意。

    “惜之,我總覺得有些不安。”蕭希微伸手覆住楚惜這的手,眉心微擰。

    雖然如今惜之已是殿下親封的燕王,朝中又有大半的朝臣支持,可是,京城的禁軍燕云衛都握在皇上手心,若真惱怒的皇上,皇上真要安插一個謀逆的罪名給楚惜之下令禁軍拿下他,就算朝臣反對只怕也無濟于事。她哥哥手中雖然握著蕪城的十萬大軍,可是,蕪城離京城太遠,若皇上驟然下令,哥哥就算想趕來就駕只怕也晚了。惜之這一計著實太險了。

    “你放心吧,他不會這么輕易動我的。”楚惜之勾了勾嘴角,“你可別忘了,楚硯之還在西北了。”

    西北離蕪城可不算太遠,若他真要動他,那必定牽連忠勇候府,到時候握著十萬蕪城大軍的蕭希揚來不及回京城救他,但要趕去西北為難一下楚硯之還是很容易的。

    “就算如此,皇上他只怕也不會輕易的放過你。”

    事情以走到這一地步,太子一死,京城中沒有其他皇子可以與楚惜之抗衡,但太子喪事一了,群臣定是要齊齊上奏請皇上立儲君,而且皇上是絕對不會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的。

    “聽說,粟陽那邊災民暴、動,不過卻被壓了下去。”楚惜之轉過臉看著蕭希微道。

    “粟陽。”蕭希微擰了擰眉。

    如果她沒錯,年前李氏的兄長李青峰才從粟陽趕回來說災情已解,還因為晉了官位。

    “旱災確實解了,可是災民的吃住問題卻沒有解決!那一點救災銀兩給那些人塞牙縫還不夠,你還能指望他們全拿出來救濟災民不成。”楚惜之冷笑道。

    “你的意思……”

    “與其讓他想著法子對付我,還不如去粟陽。”楚惜之看著蕭希微的眼睛一字一句道。

    “你該知道,眼下這種情況皇上不會幫你籌集救災銀兩的。”蕭希微擰著眉頭道,“除非……”

    除非是她舅舅出手相助。

    從前楚硯之暗中仰兵,災年開倉濟民賺盡了賢名,這一切全是因為她舅舅在暗中相助,可最后他卻……

    “微兒。”楚惜之似乎也想起了什么,他慌忙伸手緊緊的握住蕭希微的手,緊張的道,“我和他不一樣,我娶你不是因為這個。你該知道。”

    蕭希微抬起眸子看著楚惜之忽地一笑,回手握住他的指尖道,“我知道,你這么緊張做什么。”

    “我只是怕你……”

    “那你也該知道,從我嫁給你的那一刻起,我便再沒有疑心過你什么了。”蕭希微朝楚惜之莞爾笑道。

    不是所有的人都像楚硯之。

    如今她身邊的這個男人,不論前世還是今天都對她用心至深。她相信,哪怕全世界所有的人都背叛了她,可是,他不會。

    “殿下,王妃,秦王殿下來了。”紫煙忽地走進來低聲道。

    楚穆之?

    蕭希微擰了擰眉,他不是才走沒多久么?怎么這么快就回來了?
北京快乐8预测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