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凰后歸來 > 第219章 布局之人

第219章 布局之人

作品:凰后歸來 作者:夜戀凝 字數:981768 下載本書  加入書簽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榮興閣,我在榮興閣看到秦王和都察院御史許大人行跡詭異的進了榮興閣,我是親耳聽到秦王說要在除夕夜刺殺燕王妃,還說,這是皇上您默許的。”漸漸冷靜下的朱如柏慌忙道。

    眼下他想要從這件事里摘清楚已然是不可能了,但如果能將秦王拉下水,那么,太子念在這一點上,說不定還會保一保他。

    “呵!”楚穆之笑一聲,略帶譏諷的朝朱如柏看了過去,“世子為了將本王拖下水還真夠能編的?暗殺燕王妃?你怎么不說本王暗殺太子了?”

    “這……這……”

    就在朱如柏無力辯駁的時候,忽地,一道清麗的聲音響了起來。

    “為什么不可能。”

    眾人一驚,慌忙回過頭去。只見燕王妃蕭希微扶著受傷的右臂緩緩的從椅子上站了起來。

    楚穆之臉色猛地一沉,盯著蕭希微的眸子劃過一絲陰冷。

    可蕭希微卻仿若沒看到似的,她一步一步走到大殿中央,最后停在了太子楚硯之的身側與楚穆之形成對立之勢。

    她這一舉動,不僅讓其他人為之側目,甚至連楚硯之也全然沒想到,這種時候她竟然跳出來為他說話。他神色不由一震,看向蕭希微的眸子里就染了幾分動情。

    “認識殿下這么久,卻從不知原來殿下是奕棋好手,這么大的一盤棋,只怕讓殿下費了不少心吧。”蕭希微看著楚穆之冷冷一笑。

    “皇嫂,燁兒的我已經跟你解釋過了,甚至清幽……皇嫂,你是不是被什么人蠱惑了?你別忘了,你可是燕王妃!我七哥他現在可還尸骨未寒了!”楚穆之這幾句話說得極重,只差直接挑明了蕭希微水性揚花。

    這話一出,大殿里一片寂靜,眾人的目光都悄悄的移向了蕭希微,但此外還有人偷偷看向了御座旁發髻雖亂但依舊從容鎮定的燕王生母嚴貴妃,可向來對燕王妃愛護有加的嚴貴妃在聽到這話后,雪白孤傲的臉下竟一絲表情也沒有。

    也是,有哪個婆婆能容忍自己的兒媳婦在丈夫尸骨未寒之時便另覓高枝。秦王這一番話只怕是說到了嚴貴妃的心里去了。必竟,連皇上似乎也默許了這事,她身為貴妃自然也不好再提。眼下,秦王可總算是替她出了一口惡氣了。

    “你以為你三言兩語就可以搪塞過……”

    “閉嘴!”忽地,一聲厲喝猛地響了起來。

    蕭希微面色一白,抬頭看了過去,只見嚴貴妃柳眉一挑,頭上的鳳釵步搖在耳畔不停的晃動著,時不時劃過一道冷戾的光芒。

    “母,母妃……你怎么……”蕭希微面上似有些不敢相信。

    “怎么沒有相信你那些鬼話!”嚴貴妃居高臨下的盯著蕭希微,唇角溢出一絲森冷的笑意。

    蕭希微神色一點一滴的冷了下來,“所以,你根本就沒有相信我。”

    “你覺得你值得本宮相信么?”嚴貴妃冷冷一笑,隨即眸中劃過一絲悲痛,她伸手指著蕭希微,聲音再度尖銳的響了起來,“倘若你真想本宮相信你,那好……”嚴貴妃說著,忽地快走幾步,從旁邊的御林軍身上拔下佩刀抬手就扔到了蕭希微的腳邊,隨即眉尖一挑,目光如同尖銳的冰棱一般死死的盯著她。

    看著地上那把閃光的利刃,蕭希微的眼神一點一點的寂滅下去。

    而此刻,楚硯之看著蕭希微那死寂的眸子,他的心猛地抽搐了一下,他一步上前攔在了蕭希微前面,“貴妃娘娘是準備當著父皇的面逼死希微么?”

    他的話音一落,嚴貴妃森冷狠戾的眼神下下便掃了過來,但瞬間,她眸中的森冷盡去,反而,嘴角勾起一抹溫婉的笑意,“太子不說本宮倒忘了,聽說平安伯世子與您走得極近,您對這件事怎么看了?”

    果然,終于還是來了。

    走到現在,他已經確信,今日布紫宸殿刺殺這個局的人一定有一個人是嚴貴妃。

    想到這里,楚硯之不由一笑,“這話,我原本還想請教貴妃娘娘了。先是顧安,然后是常祿,接著又扯到了平安伯世子,這每一步算計這般精準,而且矛頭都直指本宮,本宮就覺得奇怪了?誰要將謀逆弒君這樣的罪名加諸到本宮頭上了?不過,如今細細想來,到是有些明了了。”

    “太子這話是謂何意?本宮怎么有些聽不明白了?”嚴貴妃含笑看著楚硯之,目光是一如既往的溫婉清亮,只是眸底深處隱隱劃過一絲森寒。

    “在座的眾位只怕沒人比貴妃娘娘更清楚了,哦,對了,本宮還落了一個人……”楚硯之說著,抿嘴一笑,狹長的眸子微微一挑,朝楚穆之看了過去,“八皇弟,你不打算解釋解釋么?”

    楚穆之皺了皺眉,似乎并不明白楚硯之話中的意思,他道,“恕臣弟愚鈍,臣弟不知道太子你讓臣弟解釋什么?”

    “本宮以為,裝傷充楞似乎不是像八弟這樣聰明的人該做的。”楚硯之唇角依舊帶著笑,只是,幽暗的眸子已隱隱涌動著一股陰鷙。

    楚穆之輕輕一笑,甚至還眨了眨眼睛,“太子殿下該不會覺得是臣弟我設局引誘平安伯世子想出紫宸殿刺殺一事吧?”

    楚硯之濃郁的劍眉一挑,唇角的笑意越發的深邃,“難道不是?”

    “太子,這您可真冤枉臣弟了,這事當真與臣弟沒有半分關系。”楚穆之說著,忽地向是想起什么似的,他轉過臉看向朱如柏,道,“世子,你說你在榮興閣看到我和許大人?我想請問太子,那是什么時候什么時辰?”

    眼見太子都插嘴進來,而且還將矛頭直指秦王,朱如柏也一下提起了精神,忙接著楚穆之的話就道,“是二十七,當時候應該是酉時。”

    “二十七,酉時……”楚穆之笑了笑,他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鼻尖,“世子,你當真確定是二十七日的酉時?”

    朱如柏一瞥見楚穆之嘴角那抹笑意,心里忽然覺得有些不妥,他低頭又推算了一遍日子,隨即大聲道,“沒錯,就是二十七日的酉時!”

    聽到朱如柏的話,楚穆之一下笑了。

    看到楚穆之此時的神情,楚硯之眉梢不自覺的挑了挑,心里一下涌出一股不好的預感。

    倘若他是楚穆之,既然要布這個局將他陷進去,那么,又怎么可能留下這樣一個明顯的把柄?

    想到這里,楚硯之心里不由有些懊惱。

    他應該沉住氣保持沉默的。

    有時候處于劣勢才是最好的優勢。

    “父皇,二十七日申時初,兒臣便進宮去探望嚴母妃,而酉時時分將要用晚膳的時候,父皇還派了張公公賜了母妃兩道菜,當下母妃便留了兒臣用飯,這一點,張公公可以做證。”楚穆之抬手一邊向皇帝行禮一邊道。

    一聽楚穆之提起他,張世常忙轉身向皇帝行了個禮,“陛下,老奴去賜菜的時候確實看到秦王殿下在翊坤宮陪貴妃娘娘說話。”

    皇帝陰鷙的臉色從楚穆之的臉上劃過,又從楚硯之的臉上劃過,最后,目光轉了一圈,竟落在了他旁邊那個儀容雖亂但仍舊處變不驚尊貴從容的嚴貴妃臉上。

    楚穆之沒有說謊,因為張世常回來復旨的時候確實提過一句,秦王在翊坤宮用膳,可是,當他一層一層的聽下來,當初的暴怒過后,心思已漸漸澄明下來。

    的確,在這件刺殺中,無疑,嫌疑最大的便是太子楚硯之,因為他的動機最大,他死后,于他也最有利,可真相真的就是這樣么?如若不真是太子謀劃了這一切,那么此刻他已經在躺在地上的死尸……況且,剛剛的刺殺中,那些刺客全全身手不凡,但除了安嬪之外,他們只斬殺了幾個舞姬,其他的人不過受了些驚嚇罷了,待禁軍一入內,更是有條不紊的便撤退了,而留下的這個活口一張嘴便將常祿、平安伯世子全都牽扯進來……他們要都是太子的人啊!不管是朱如柏機緣巧聽到的話,還是那個不知所蹤的謀士所出的主意,再有紫宸殿的刺殺,這一切根本就是一個環環相扣的局,每一步都直指太子……即便是他這個謀算了一輩子人心皇帝也不得不配服布局的這個人……

    迎著皇帝震驚猜忌的目光,嚴貴妃唇角綻出一個小小的笑容,修簡的精致的眉尖輕輕一挑,帶著一股毫不掩飾的挑釁。

    沒錯。

    布這個局的人就是她。

    可那又如何?即使你知道了又如何?你要替你這個最心愛的兒子辯白嗎?一旦替他辯白,那么,她和穆之,還有慎妃,這大越國惟一能牽他的幾枚棋子便盡數全毀……

    楚漣,你敢么?

    你敢為他辯白么?

    看著嚴貴妃那張雖經歷歲月但仍舊精致完美的臉,這張臉臉明明那樣熟悉,可是,為什么他忽然覺得有些陌生模糊了?就好像……就好像,他從來不認識這個女人似的……

    就在皇帝滿心復雜的時候,忽地有人清了清嗓子,隨即,便見慎貴妃抬腳緩緩走到嚴貴妃身邊與她并肩而立。

    這兩個如今后宮位份最高的女人,曾經斗得你死我活互不相讓的女人,如今就這樣無聲的站在一起,攜手無聲的對抗著她們面前這個曾主宰她們一切的男人。

    皇帝扶在御椅上的手猛地一下手緊,眸子里的震驚怎么掩也掩不住。

    這次刺殺,難道連慎妃也參與其中么?

    到底,到底還有多少事是他所不知道的!

    她們背著他到底還謀劃了什么?

    皇帝陰鷙的目光冷冷的掃過兩人,胸口被一把怒火燒得隱隱作痛,可是,這伴隨著這抹痛一同升起的,是一股連他都無法抵抗的無力感……
北京快乐8预测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