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凰后歸來 > 第236章 心生愧疚

第236章 心生愧疚

作品:凰后歸來 作者:夜戀凝 字數:981768 下載本書  加入書簽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第236章

    “聽你這話……莫非,這太子妃有問題?”蕭希微看著楚惜之的眼睛挑眉道。

    “夫人果真不愧為女中諸葛。”楚惜之迎著蕭希微的目光燦然一笑。

    聽了楚惜之這話,蕭希微反而有些吃驚了,“這怎么可能了……”

    “為何不可能?”楚惜之笑著反問道。

    蕭希微抿了抿唇角,不再說話了。

    是呀,為何不可能了?

    章家本不欲將女兒嫁入皇室,正好,皇帝也不想讓太子楚硯之勢力坐大,在皇帝有意的默許下,章家濫竽充數送個女孩嫁進東宮也不是不可能的事。只是,那必竟是太子妃,太子的正妃,如此也要算計,皇帝對楚硯之這個兒子到底是有多‘疼惜’了?

    看著蕭希微此刻的神情,楚惜之如何能猜不出她此刻在想些什么。當下,他嘆了一口氣,伸手將蕭希微攬到了懷里,“帝王之家,即便是父子手足之間,終究還是猜忌多過親情的。”

    聽著楚惜之唇間的嘆息,蕭希微仰起頭深深的看著楚惜之的眸子,伸手捧著他的臉一字一句的道,“惜之,你和他們不一樣。”

    前世,她懵懂過完一生,不知皇權之爭的殘酷,可如今,她親身經歷這些,親眼目賭這一切,如何能不明白了?

    最是無情帝王家。

    她從來沒有哪一刻像現在這個明白這句話。

    即便是皇帝最疼愛的兒子楚硯之,一旦他的羽翼豐滿到威脅他的帝位,那么,他一樣毫不留情的打壓他。

    這便是帝王之家呀。

    但她惟一慶幸的是,她執手的這個人,她的夫君,她的愛人,他和他們是不一樣的。

    看著那雙如水的明眸里承載著的動人水光,楚惜之忍不住胸口一暖,面上卻笑著道,“你如何敢這般肯定?”

    “因為,你是我夫君呀……”

    清柔的話如同一根羽毛輕輕的劃過他的心尖,又如同一股清流淌過他的胸口。直到很多年后,楚惜之站在大越皇城最高的城樓處孤身看著皇城底下萬家燈火,他依舊可以清晰的想起蕭希微說這話時的表情,細長的眉尖輕輕揚起,如水的明眸澄凈的映出他的臉,而她唇角的笑意如同暗夜中綻放的曇花,就連空氣中也浮動著莫名的芬芳……

    他多想時間永遠定格在這一刻呀。

    楚惜之一夜都歇在了蕭希生的閨房里,自然,他也就無暇去管楚穆之。而等了一夜都沒有等到消息的楚穆之,雖然心中萬般困惑,但終究還是帶著滿心的疑惑和怨念起程離京了。

    顧家自顧安被連降四級后,顧府門庭冷落再不復往日的榮光。顧安哪肯甘心就此,幾次三番求見太子卻都被攔了回來,如此幾次后,他便將一腔怒火全都遷到了顧清幽身上,直接命人將這個壞他事的女兒關進了柴房。

    顧成拎著酒瓶醉熏熏的走到柴房時,里面的顧清幽早便聽到了動靜。

    “阿成。”

    聽出顧清幽話語中的急迫,顧成一屁股坐到地上,隔著上了鎖的門,仰頭又灌了一口酒。

    朱如柏死了,平安伯府削爵抄家,大理寺寺卿、左寺丞都被罷官,自己的父親也受到了牽連,如今,連海陽也出事了……

    這一切的起因,都是因為他。

    想到這里,顧成只覺得口中的液體如同硫酸在他身體里腐蝕出一個巨大的口子。

    “阿成,是你嗎?”里面的顧清幽似乎察覺出了什么,低低的又喊了一聲。

    “六姐。”顧成靠在門框上,接連幾日的酗酒讓他的嗓音既然干澀又沙啞。

    “阿成,你怎么了?你……你是在喝酒么?”  隔著門,顧清幽似乎也聞到了顧成身上濃郁的酒味。

    顧成沒有說話,他仰頭又重重的往喉嚨里灌了一口酒。

    火辣辣的液體從喉嚨一直燒到心肺,他感覺到渾身每一處靜脈都被這火燒得生疼生疼,可是,他卻怎么也停不下來。因為,只有疼痛才讓他心中的負疚感稍稍減輕一些。

    “阿成,是不是出什么事了?”門后面的顧清幽擔憂的喊道。

    顧成用力的抿了抿干澀的唇角,扯著嘶啞的嗓音道,“沒有。”

    他能告訴她,近來發生的一切都是因為他嗎?

    不。

    他說不出口。

    門后面沉寂了好一會,顧清幽的聲音才難過的響了起來,“阿成,是因為我么?”

    她不聰明,但卻不是一個蠢人。

    從寧王中毒,所有的證劇全都指向她,而秦王卻一力相信她的清白開始,因為她,秦王和燕王妃反目,而她處在這漩渦中心竟能全身而退,她便隱隱覺得有什么不對。

    燕王妃的聰慧,即便她身處閨中但仍有耳聞,依她的手段,倘若真堅信寧王是死于她之手,她相信,即便是秦王一力相護,她也絕對難逃一死。可是,她不僅活著,而且還活得好好的。而秦王在她面前雖然看似對燕王妃惱怒異常,但不經意間仍舊流露出一股說不出的尊重,這中間絕對有所隱情。所以,除夕那夜她故意砸傷自己,一來是為了自證清白,二來也是想要看看燕王妃的反應。后來,事情果如她猜測的那般,燕王妃雖面色不改,但眸中卻閃過一絲驚訝和佩服。她后來猜想,燕王妃她應該是已經猜出自己的心思。回到家中,她將事情的前因經過仔仔細細想了數遍,終于隱約猜出了其中的因由。那夜紫宸殿她當場向秦王表露心跡求皇帝賜婚,秦王一黨的人借機想要坐實她父親欺君的罪名,太子楚硯之卻趁機賣了她父親一個人情,她猜想,此事后,太子定然向她父親提出毒殺寧王的請求以示父親對他的忠心,而太子選中的人一定是剛被指婚給秦王的她,而她的父親顯然最后是同意了太子的要求,所以,她送給寧王的東西才會被人做了手腳,可她最后卻能全身而退,而燕王妃和秦王似乎提前預料到了這一切,她想,這期中定然是有人給燕王妃和秦王報了信,而知曉這一切又有理由這么做的人,似乎只有……她的弟弟——顧成。

    倚在門上的顧成握著酒瓶,目光呆滯的望著頭頂寂寥的天空,沒有答話。

    “對不起,阿成……”久久等到不到顧成的回應,顧清幽垂眸哽咽的說了一句。

    顧成搖了搖頭,“六姐,不關你的事。”

    將消息透給魯海川的人是他,所以那些人也是因為他才受到牽連的……

    “阿成,你為人向來磊落,太子他……”

    太子他和你不是一路人。

    這句話,顧清幽在心里想了許久,終究還是沒有說出口。

    她太了解她這個弟弟了,他沒有城府性子又耿直,他一進燕云衛便與魯海陽交好,而后又由魯海陽認識了當時還是四皇子的楚硯之,這些年他與他們形影不離,早便將太子和魯海陽當成了自己的兄弟,對他們深信不疑,何曾深想過他毫無保留信任的這些兄弟到底是什么樣的人?但無論如何,他對楚硯之和魯海陽的兄弟之情是真的,為了救她,他不得已背叛了他們已是難過愧疚,后來又因為此事讓太子遭斥,父親、平安伯府、大理寺卿皆因此受到牽連,他心里又該如何的難受?

    所以,有些話,她既然想說,但終究還是說不出口。

    “六姐,海陽出事了。”不想,顧清幽沒有說話,顧成卻忽地開口了。

    “他?他怎么了?”顧清幽皺了皺眉。

    在她的印象,魯海陽是心思極為縝密的一個人,若不是當初設計燕王妃不成反被燕王妃坑了一把,想必此時,他已然已接替她父親的職位成了御林軍的統領了。

    “說是太子大婚那夜喝多了酒,不小心跌下馬撞傷了腦袋。”顧成說罷,端起酒壺準備再灌酒的時候忽地發現酒瓶空了,他覺得胸口一陣憋悶,抬手便將那空了的酒壺重重的砸到了地上。

    ‘啪’的一聲。

    瓷片破碎的聲音讓里面關著的顧清幽眉心猛地一跳,她焦急的伸手拍了拍門,擔憂的喊道,“阿成,你怎么了?”

    “六姐……”顧成忽地將臉埋在臂彎里低低哭了起來,“我對不海陽,我也對不起太子……我不配做他們的兄弟……”

    顧清幽一怔,“阿成,魯公子的事只是一個意外,你……你不要太自責了。”

    “不,不是意外。”顧成用力的搖了搖頭,“是我 ……那夜,他本來讓我告訴太子他會讓燕王妃自己承認一切,可是……可是我卻被人打暈了……后來,后來就傳出他醉酒摔傷的消息……是燕王妃,一定是燕王妃做的。”

    想到這里,顧成不由緊緊咬著牙,眸子迸出一股駭人的恨意。

    這個女人實在是太狠毒了!

    即便隔著門看不到顧成此時的表情,顧清幽也有從他的話音里聽出他滿臉的憤恨,“阿成,燕王妃不是你所想的那樣……”

    “六姐,這個時候你還為她說話。”顧成一下站了起來。

    察覺他的語氣似乎不對,顧清幽也忙站了起來,緊貼著緊閉的門道,“阿成,你先冷靜一下,千萬不要胡來。”

    此時的顧成哪里還聽得進顧清幽的話,他抹了一把眼淚,目光冰冷的盯著緊閉的門對里面的顧清幽道,“六姐,你也別想著那什么秦王了,今天一早他便被派去西北平亂了,能不能活著回來還不知道,你好好保重吧!”說完,一扭頭,再不管顧清幽如何喊叫,頭也不回便走了。
北京快乐8预测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