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凰后歸來 > 第238章 進退無路

第238章 進退無路

作品:凰后歸來 作者:夜戀凝 字數:981768 下載本書  加入書簽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第238章

    李代桃僵。

    欺君之罪。

    這幾個字如同最沉重的石頭狠狠壓在了章數的心上,額頭上滲出的汗珠不停的掉了下去,他強自咬牙撐著,抬頭迎著楚硯之幽暗的眸子強撐著道,“太子,您,您這話是什么意思?”

    看著章數此番表情,楚硯之忍不住輕笑出聲,“本宮以為,裝傻充楞這些個手段是那些個迂腐的文官慣用的,沒想到,章大將軍一個堂堂的武將也深諳此道呀!”

    章數這些年掌管神策營,極得皇帝器重,何曾被人當面這樣譏諷過,當下臉上便有些掛不住了,可眼前這個人是太子,是皇帝一手捧上來的儲君,況且,眼下自己確是心虛,所以,只好垂首一言不發。

    可章數不說話,楚硯之卻沒打算就這樣輕輕的放過他。

    “看來,章大將軍這是承認了?”楚硯之含笑走回坐位上坐下,姿態優雅的替自己斟了一杯酒,似笑非笑的看著章數道。

    章數眉心一擰,雖然心里發虛,但卻勿自咬牙道,“微臣惶恐,實不知殿下此言何意?”

    聽了章數的話,楚硯之斟酒的酒微微一頓,他抬眸朝章數看了過去,“我以為,章大將軍掌管神策營這么多年,應該知道,入網之魚,再多掙扎已然無益。”

    楚硯之幾番似是而非的話聽得章數眉心直跳,可是,他不挑明,他也不敢張口,萬一,他這是詐他了?

    “讓本宮想想,太子妃的本名是叫什么來著?章……章……”楚硯之皺了皺眉,一副似乎想不起來的樣子,他抬頭求證似的看向章數,“章將軍,太子妃有閨名嗎?我怎么記得將軍府里主仆都叫她丫頭?”

    楚硯之這番話如同晴天霹靂,徹底粉碎了章數心中那一絲僥幸。

    太子他,他真的什么都知道了。

    “殿下。”他慌忙跪了下去。

    看著跪在面前的章數,楚硯之面色冷凝,瞳孔中猛地迸出一股駭人的冰冷,他將手中的酒杯往地上一砸,清脆的聲音讓章數整個人一震,緊跟著他森寒的嗓音響了起來,“章數,你好大的膽子!”

    “殿下……微臣……微臣……”章數原本黝黑的臉上隱隱泛出一股蒼白,額頭上的汗珠更是大滴大滴的直往下落。

    明明是這樣隱秘的事,太子到底是如何知曉的?

    “章大人不想向本宮解釋什么嗎?”楚硯之居高臨下的俯視著章數,目光泛著一股說不出的陰冷。

    這一瞬間,章數腦中劃過無數個念頭,可這個件事事關重大,又豈是他可以解釋得清的,況且,有些東西他也沒辦法解釋。

    看著章數面上幾經轉換,楚硯之如何能猜不出他此時的心思,他冷冷一笑,忽地拍了拍手。

    清脆的掌聲在安靜的花廳里響了起來,章數心里一驚,慌忙抬起頭,卻見有個隨從捧著一瓶酒走了進來,那隨從身后還跟著幾個持刀親衛,從他們的腳步中可以看出,這些親衛都是一等一的高手。眼見如此陣仗,章數心里驀地生出一股不詳的預感。

    這時,楚硯之卻抬腳朝章數走了過來,陰冷的目光緊盯著章數,說話的聲音也泛著一股畏人的寒意,“章將軍,這壺酒是本宮特意為您準備的。”說罷,他轉身,親手持起酒瓶緩緩的往白瓷酒杯中倒了一杯酒。

    透明的液體緩緩灌滿了酒杯。

    章數盯著那杯酒,腳底一股寒意漸漸爬了上來。

    這酒。

    有毒。

    楚硯之他竟想在這毒殺他!

    “章將軍,請吧。”楚硯之低頭冷冷的俯視著還跪在地上的章數,唇畔緩緩爬上一抹陰沉的笑意。

    章數猛地抬起頭朝楚硯之看了過去。

    “殿下,即便微臣有罪,那也該交由皇上處治,您如何能濫用私刑!”章數沉聲道。

    不想,楚硯之聽了章數的話,唇畔忽地浮起一絲意味深長的笑意,“按說,的確如章將軍所說。只不過……”

    “不過什么……”章數下意識的接口道。

    話一出口,他便知自己說錯了。

    果真,聽完他的話,楚硯之嘴角的笑容又深了幾分。

    “章將軍,您覺得本宮會那么蠢讓您向那位求救嗎?”

    章數眼皮猛地一跳,心里隱隱跳出一個念頭,該不會太子他知道的不僅僅只是冒女頂替的事?可即便他心中已有這個念頭,可不到萬不得以,他也不敢輕易挑破,只得強撐著道,“微臣……微臣不知道殿下在說什么?”

    聽了章數的話,楚硯之冷冷一笑,“看來,在章將軍眼中,本宮的確是個蠢人。”他說到這話,頓了頓,這才接著又道,“也是,否則,章將軍又么敢拿個婢女李代桃僵塞給本宮了。”

    “微臣,微臣不敢。”章數忙伏下身去,心里卻暗自猜測著太子此刻到底知道了多少。

    “不敢?”楚硯之眉尖一挑,唇角又是掠過一抹冷笑,他點了點頭,“憑章將軍你確實不敢,你和令夫人雖然愛女如命,但抗旨欺君的罪名你們還扛不起,除非……除非是有人給了你這個膽子!”說到這里,楚硯之一笑,他蹲下身,眼睛直視著章數,那目光銳利的如同兩根森寒的匕首,毫不留情的就戳穿了章數那殘余的一絲幻想,“如果本宮沒有猜錯,給章將軍膽子的那個人便是當今的圣上,我的好父皇吧!”

    看著章數眸中再也掩飾不住的震驚,楚硯之站起身,終是忍不住笑出聲來。

    他就說,他那位向來謹慎多疑惑的好父皇怎么會將章數的女兒指給他,原來,是在這等著他了。所謂的太子妃不過是個替嫁的代罪羔羊,他的暗示既賣了章家一個人情,又讓他以為自己已經拉攏了章家,面上更是給了自己一個天大的恩典,但實則他什么也沒有,章家仍舊在他的掌握之中,更重要的是,他一旦有異動,他便會輕而易舉的從章家那邊得到消息。

    一舉數得。

    這當真是他這位好父皇慣用的手段。

    章數著實沒有想到,太子楚硯之竟早已洞察了一切,他原以為今日之宴不過是太子為進一步拉攏他而設,可沒想到,這確是一場催命的鴻門宴!只是這一切,深居在崇德殿的圣上又是否會知情了?

    “殿下既然知道這是圣上授意,又何必……”

    “何必為難于你?”楚硯之冷笑著接下了章數要說出口的話。

    章數擰著眉看著楚硯之沒有說話。

    楚硯之一笑,“章大人能在我那位多疑的父皇眼皮子底下掌管神策營這么多年,難道連這點都看不出來么?”

    章數心里一沉。

    他如何能猜想不到。

    “章將軍,你現在有兩個選擇。”楚硯之含笑看著章數道。

    章數抿了抿唇角,看著楚硯之依舊沒有說話。

    “要么,飲下這杯酒。”楚硯之抬手指著那隨從手中捧著的酒含笑看著章數道。

    要么,選擇忠于他。這句話,他不用說,但他相信,他能猜得到。

    章數看著楚硯之唇角冰冷又顯涼薄的笑意,在心里極輕的嘆了一口氣,終于開口了,“殿下,皇上對您是真心扶持的,所以,微臣遲早終是忠心于殿下的。”

    他是武將,這朝中權謀中的彎彎繞繞有時他是真不明白。

    皇帝既然有心要將皇位傳于太子,又為何這般猜疑他,處處要壓制他?而太子,明明只要等到皇帝百年后便能順理成將的登基為帝,為何又偏偏這般心急?以至他些這個忠君的武將竟夾在中間左右為難。

    “既然章將軍知道自己遲早都是要忠于本宮的,那為何不早一些了?”楚硯之含笑看著章數道。

    聽完楚硯之的話,章數一頓,一時間竟不知該如何作答。

    看著章數為難的樣子,楚硯之幽幽的嘆了一口氣,“本宮原以為章將軍是個聰明懂變通的人,如今看來么……”說到這里,他一笑,斜眸挑眉看著章數道,“不知道明日所有的事情披露出來的時候,我那位好父皇會不會為章將軍的忠心感到欣慰了?”

    這話一出口,章數的臉色一下變得極為難看。

    如果冒充太子妃的事一暴露,事關儲君皇室威嚴,尤其還是皇帝自己那隱秘不能言說的心思,他若活著便還罷了,若是一死,只怕章家大大小小全都會受到遷連。而現在看太子這架勢,倘若他不應下來,今日只怕是不能活著走出太子府了。

    想到這些,章數心中悲愴之際不由又生出一股惱怒。

    皇帝和太子這父子二人斗法了,可為什么卻偏偏將他一家老小都牽扯了進來!他章數這些年盡忠職守,沒想到終了卻被這父子二人當成棋子隨意擺弄,進退皆無路。

    眼見話說得差不多了,楚硯之從容的走回了座位上,抬手替自己倒了一杯酒,饒有興致的淺酌了一口,這才不急不緩的道,“如何?章將軍可想清楚了?”

    章數將滿腔的憤怒壓了回去,咬牙深吸了一口氣,這才抬手道,“一切……但憑太子殿下吩咐。”

    事到如今,他還有選擇么?只能,先走一步是一步了。

    見章數松了口,楚硯之笑了笑,挑眉朝門外一直守著的侍從看了一眼,這才起身揮手示意屋里的親衛和隨從都退出去,他揚了揚手中的酒杯,“岳父大人果然沒有讓本宮失望,來,這杯酒,本宮敬您。”

    章數抬眸看著楚硯之臉上的志得圓滿,雖然心中憋屈,但還是起身從旁邊的案幾上端起酒杯朝楚硯之舉了舉。

    “殿下,您找我有什么事?”這時,花廳外忽然走進來一個人,他話音剛落,便看到了章數,眸中不由閃過一絲驚疑,但很快卻鎮定了下來,“原來章將軍也在呀。”
北京快乐8预测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