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凰后歸來 > 第239章 她不能賭

第239章 她不能賭

作品:凰后歸來 作者:夜戀凝 字數:981768 下載本書  加入書簽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第239章

    來人一身褐色常服,劍眉星目,但卻讓章數大吃一驚,因為,這人不是旁人,正是近來在京城中風頭極盛,頗受皇帝信任倚重的御林軍副統領向明軒。

    這半夜三更的,他怎么會來東宮?

    “明軒,你來了。”看到向明軒,太子楚硯之臉上迅速堆起一層笑意,他起身,親自迎了下來。

    向明軒迎著楚硯之的目光笑了笑,隨即又側眸看了旁邊的章數,見他神情既悲憤又無力,忽然間明白了楚硯之突然派人叫他來的用意。

    原來是敲山振虎呀!

    “臣不知殿下正在宴請章大人,若不然,便將兩位章公子也一同帶來,也好讓章大人和兩位公子父子聚聚。”向明軒抬手朝太子揖了揖,笑著道。

    聽了向明軒的話,楚硯之嘴角的笑意立刻便深了幾分,漆黑的瞳孔更浮動著一股幽幽的冷光。

    不愧是在金鑾殿上驚才絕艷的榜首,當真是一點即透。

    比起楚硯之眸中的驚艷與贊賞,章數眼中更多的是驚訝和震動。因為,向明軒這話里話外的意思竟是要拿他的兩個兒子來威脅他!要知道,皇帝是因為信任向明軒,所以,才將御林軍、燕云衛交給他,可誰能想到這個才是京城中崛起的新貴竟然是太子的人!那他的兩個兒子……

    想到這里,章數的心一里寒涼無比,只覺得骨頭縫里都透著一股寒氣。

    瞥見章數慘白的臉色,楚硯之唇角掠過一絲滿意的笑意,“那確是可惜了,不過,團聚也不急于一時,以后,有的是機會。“

    是人都有弱點和死穴,而如今,他正牢牢的拽著章數的死穴。即便他不在意被自己夫人送來頂替嫡女章朵兒的庶出,總不能連自己的兩個親生兒子也不在意吧。

    楚漣,你自己以為自己下了一步絕妙的好棋,可你有沒有想到自己的這步好棋會被我好生利甚至于來對付你了?

    “也是。”向明軒贊同的點了點頭。

    章數抬頭,目光緩緩的滑過向明軒,最后落在楚硯之身上。

    即便再不愿意承認,他也不得不承認,這一局他輸了。不止是他,皇帝也輸了。他們,都小瞧了這位太子殿下的手段。

    “不如這樣,等下次將平壤的章四小姐還有章夫人接過來一起太子再在東宮設一次宴,這樣豈不更熱鬧一些。”向明軒笑著道。

    “也是。”楚硯之笑著點了點頭,隨即他將目光轉向章數,“不知,岳父大人覺得如何了?”

    章數看著楚硯之,片刻后,他無力的垂下了頭,“一切……都依太子殿。”

    他還能說什么。楚硯之連他將朵兒送去平壤都知道了,想必,此刻朵兒定在他手中。如今,他的三個孩子都握在太子手中,即便他再不愿又能如何?

    看著章數頹敗的神情,楚硯之與向明軒相視一眼,唇角那抹笑意越發顯得有幾分深遂。

    他既然已經鋪開這張網,那么章數便是他網中的這尾魚,即便再蹦達,再不愿,也不過垂死掙扎而以。

    不過,既已狠狠的打了他一棒,少不得也要再給他一個甜棗吃。

    “章將軍放心,本宮登基后,定會如你和夫人所愿,親自替章四小姐賜婚,成就一段美好姻緣,絕對不會棒打鴛鴦。”楚硯之看著章數含笑道。

    當初章數之所以李代桃僵,找一個不被承認的庶女頂替章朵兒嫁給他,無非不過是章朵兒已有心上人并已懷有那人的骨血。而他的那位父皇想必也查清楚了這一點,所以,才會下了這樣一道賜婚的旨意,逼得章數無路可走,只得李代桃僵找人頂替。

    章數艱難的抬頭看了楚硯之一眼。

    這原是極為隱秘的事,原本以為旁人不知曉,卻不曾想,所謂的隱秘不過是他們一廂情愿罷了……

    東宮外面,一早便停了一頂小轎在那等著。向明軒一出來,便立刻有人掀起了轎簾,他抬腳正欲上去,這時,一雙手卻攔住了他的去路。

    “怎么,章將軍還有事?”向明軒抬眸,含笑看著章數道。

    “老夫只是覺得向大人不愧是金鑾殿上被皇上親口贊譽的錦繡狀元,這心思,老夫真是自愧不如呀!”緩過神來的章數冷冷的看著向明軒道。

    他雖然不在京城中,但卻對向明軒早有耳聞。他因為要侍母疾,甘心在翰林院做了一個小小的編修,當初平安伯知道他是流落在外的骨血后,幾次三番上門要認他回去,卻都被他毫不猶豫的拒絕了。他以為,像他這樣的人該是磊落男兒,不該是這種滿腹算計,在權位奪嫡之中攪、弄風云之士,可萬萬沒想到,他卻走眼了!

    聽到章數的諷刺,向明軒笑了笑,淡淡道,“章將軍這是在責怪下官么?”

    “不敢!您可是皇帝陛下眼中的大紅人,而今看來,還不僅如此,老夫又怎敢責怪于向大人。”章數冷厲的掃了向明軒一眼,隨即冷冷一笑,“但常眼說的好,過慧易夭,真希望向大 人千萬莫要應證了這句話。”說罷,他一拂袖,轉身長揚而去。

    看著章數的背影,向明軒忍不住牽了牽嘴角,搖了搖頭,隨即彎腰上了轎。

    城西。

    溫泉山莊。

    蕭希微進來的時候,楚惜之正將手中的信紙置在燭火之上,一竄火苗陡然間竄了起來,“惜之,你這是……”

    手中的信紙盡數被毀于燭火中,楚惜之這才轉過身來,“是向明軒來的信。”他一邊說著,一邊走向蕭希微,并伸手扶著她,兩人一同走到榻前坐下。

    “向大人?”蕭希微皺了皺眉。

    京城里知道楚惜之動向的人也就這么幾個人,但能將信送到楚惜之手里的人除了已經出京城的秦王楚穆之,那便只有向明軒了。只是,這么久以來,他從未給惜之送過只言片語,如今忽地遞來一封信,該不會是楚硯之那么有什么大動靜了吧?

    難道是……

    “不會是皇上他出什么事了吧?”蕭希微有些擔憂的看著楚惜之道。

    瞥見蕭希微一臉擔憂的模樣,楚惜之忍不住一笑,他伸手握著蕭希微細長的指尖,笑著道,“你想哪去了。雖然楚硯之確是在那丹藥中動了手腳,但他絕不至于現在就要了咱們那位好父皇的性命,父子親情不論,他若想坐穩皇位,得到君臣擁戴也不可能現在就下手。”

    即便楚硯之真想要皇帝的命,那也得慢慢來,不能讓人起疑,尤其是眼下西北那邊局勢還不明朗。

    聽了楚惜之的話,蕭希微一想,也是,楚硯之雖不是什么有耐心之人,但卻也不是什么魯莽之輩。況且,皇帝向來身體硬朗,若突然出事,任誰都會懷疑他,此刻,確實不是下手的時機。

    “那他信中到底說了些什么?”

    楚惜之一笑,朝蕭希微眨了眨眼睛,微笑的吐出兩個字,“章數。”

    “章數?”蕭希微眉尖一挑,“你不會是想要告訴我,楚硯之他也知道了那件事?”

    楚惜之勾了勾唇,伸手替自己倒了一杯茶,低頭輕輕的抿了一口,這才笑著開口道,“豈止是知道,他還利用此事不動聲色的拿捏住了章數。”

    “什么?”蕭希微眼皮猛地一跳,卻忽的瞥見楚惜之仍舊一副云淡風輕的樣子,不由秀眉一蹙,“你這神情……”

    章數的兩個兒子在燕云衛,也就等于在向明軒手中。

    楚硯之一心以為拿捏住了章數的軟肋,卻不知是螳螂補蟬,黃雀在后。只要楚硯之一動用章數,那惜之便可趁機反將他一軍。

    “我知道夫人在想什么,只是,眼下,我們還不知道這枚車【JU】愿不愿意為我們所用了。”楚惜之端著茶杯,食指無意識的摩挲著杯瓷淡淡道。

    蕭希微原本想說,向明軒不是握住了章數的兩個兒子了么?可轉念一想,如若真用章數的兒子去威脅他,那他們又與楚硯之有何異?

    “那你可想好要如何說服他了么?”蕭希微道。

    楚惜之一笑,“夫人,你可知,向明軒在信中還說了一件事?”

    “哦,何事?”

    “他說,在出了東宮后,章數對他好一頓明嘲暗諷。”

    “任誰被人這樣威脅,只怕都做不到好言相對吧。”蕭希微不以為意的道。

    不想,聽了蕭希微的話,楚惜之卻是一笑,“與其說章數對向明軒明嘲暗諷,但實則,他真正要針對的人只怕另有其人吧。”

    “你是說楚硯之?”

    “章數能被掌管神策營這么多年并一直被我那位多疑的父皇所信任,性子耿直是最為重要的一點。在他眼里,太子此舉未免太過齷齪了一些,有失儲君風范。所以,雖然被太子拿捏住了軟肋不得不聽命于他,只怕心里未必樂意。”

    聽完楚惜之的話,蕭希微不由一笑,“看來,你已經想法了。”

    楚惜之一笑,抬眸溫情脈脈的朝蕭希微看了過去,“知我者,夫人也。我打算明日去送一送我們這位章將軍。”

    蕭希微原本正準備喝茶,聽完楚惜之的話,手一抖,差點將桌上的茶杯掃到地上,“你,你說什么?你要去見章數?你瘋了?”

    難道他不知道自己此刻是什么身份,萬一暴露了……

    她不敢想那后面的結果。

    “微兒,你先別激動。”楚惜之忙握住蕭希微放在桌上的手。

    “惜之,我以為,眼下并不是你見章數最好的時機。”蕭希微看著楚惜之,面色沉重的道。

    即便章數對楚硯之不滿又如何?萬一他要是不愿意站在他們這一邊了?萬一他要是不小心將惜之還活著的消息說出去了?

    她不敢賭!

    因為,這事關于惜之!關于她的丈夫!關于她的愛人!

    她不能賭!

    也賭不起!
北京快乐8预测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