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凰后歸來 > 第258章 有因有果

第258章 有因有果

作品:凰后歸來 作者:夜戀凝 字數:981768 下載本書  加入書簽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蕭希微轉過臉,這才注意到大理寺對街的那道柳樹下站著兩個人,一人頭上戴了面紗,身穿著灰色的袍子,將整個人捂得嚴嚴實實的,整個人倚在旁邊的婢女身上。

    姐姐……

    這個稱呼,除了如今一心一意照顧孩子的希春外,能叫她的便只有一個人了。

    蕭希樂。

    蕭希微站著沒有動,靜默的看著那個女子扶著婢女的手一步一步朝自己走近。

    “站住,你是何人?”

    大理寺寺卿肖峰好不容易要將蕭希微這尊大佛送走,如今卻突然闖出這樣一個人,生怕再生出什以波瀾來,忙命人將那女子攔住了。

    “姐姐不記得我了么?”干啞的嗓音從那人嘴里發了出來。

    蕭希微朝肖峰擺了擺手,示意他將人放過來。她身邊帶了紫煙還有楚惜之安排的各種好手,實不怕蕭希樂此刻對她做什么。

    “許久不見,你倒是變了許多。”蕭希微看著蕭希樂,淡淡的牽了牽嘴角。

    “是,這一切還要多謝姐姐。”蕭希樂、透過面前白紗,看著蕭希微越發顯得清麗的臉,隱在袖間的中的手不覺握緊,尖銳的指甲刺進肌膚傳來一陣又一陣的劇痛

    “謝我?”蕭希微挑了挑眉,嗤笑了一聲。

    她之所以落到今日的下場,一切皆是她自己自做孽,可她淪到如今的地步,卻仍舊不思悔改,還將這一切歸咎于她,當真是無藥可救了。

    “難道我今日的一切不是姐姐所賜么!”蕭希樂的聲音忽然尖銳了起來。

    蕭希微面色不變,甚至唇角的笑意還深了幾分,“姐姐?你還這樣喚我當真是讓我有些不習慣。如若我沒有記錯的話,忠勇候府除非了我,似乎只有一個小姐,如今正住在魯國公府里。”

    聽了蕭希微的話,蕭希樂臉色一白,緊跟著便是一陣咳嗽。

    她這一咳,似乎停不下來似的,整個人不停的顫抖著,似要將整個心肺都咳出來似的,而她身邊的婢女在她咳嗽時,連忙伸手去拍她的后背。不想,蕭希樂卻一把將她的手甩開,“走開,我不要你同情!”

    那丫頭約莫十三四歲的模樣,被蕭希樂這么一喝斥,眼眶頓時紅了,可她仍舊伸手去替蕭希樂順氣。

    蕭希微瞧著這一幕忍不住微微皺起了眉頭。

    這樣的蕭希樂同從前一般無二,絲毫沒有丁點的改變。她之所以停在這里跟她說了這么許久,無非是想知道她是不是曾經對自己的所作所為有所懺悔,可如今看來,她依舊秉性難改。既然如此,她也懶得再留在這里與她浪費時間。

    “我們走吧。”蕭希微收回自己的目光,淡淡的吩咐身邊的丫頭道。

    “是。”自打知道這個人是蕭希樂后,紫煙的臉色便一直很難看,如今得了蕭希微的吩咐,忙應了一聲,上前掀起了轎簾。

    蕭希微抬腳,剛要上轎,身后的蕭希樂一下朝自己沖了過去。

    “陳謹,別讓她碰到太子妃。”紫煙一邊大喝一聲,一邊伸手將蕭希微護到了身后。

    那個被紫煙喚作陳謹的侍衛聽到紫煙的話,曲膝便是一腳朝撲過來的蕭希樂踢了過去。

    ‘噗通’一聲,蕭希樂狠狠的摔到了地,可她猶自不甘,朝著蕭希微站的方向扯著嗓子大聲咒罵道,“蕭希微,你害死了我娘,又將我害得如此境地,你晚上就不會做噩夢,你就不怕報應嗎?”

    “大膽賤民,竟敢直呼太子妃的名諱!”陳謹面色一變,提劍就要朝蕭希樂走過去。

    “阿謹,別碰她,小心沾了臟東西。”紫煙再度大聲道。

    聽了紫煙的話,陳謹這才憤憤的收回了腳,朝后面退了兩步。

    這時,蕭希微從紫煙身后走了出來,她目光冰冷的朝摔在地上的蕭希樂掃了過去,幽冷的聲音緊跟著響了起來,“報應,你竟然跟我說報應!蕭希樂,你今日的下場難道不正是你的報應么?午夜夢回,你就沒有夢到過明兒跟你索命么!這世間有因必有果,你今日的下場都是你自己咎由自取、自食惡果,你和李氏做過些什么你們自己心里不清楚么?蕭希樂,我不殺你,不是因為我仁慈,而是因為我怕臟了自己的手!”

    “呵……”蕭希樂忽地笑了起來,笑著笑著,她突然伸手扯掉了自己臉上的面紗。

    面紗下那張曾經美麗的臉此刻凹陷著,上面布滿了密密麻麻的紅點,乍一瞧著實讓人有些害怕。

    “小姐,你這是做什么呀!”蕭希樂身邊的那個丫頭連忙將那面紗拾了起來,手忙腳亂的將那面紗重新給她系上。

    蕭希樂眼眶一紅,眼淚‘啪嗒啪嗒’的就掉了下來,“蕭希微,你如今瞧了我這般模樣是不是心里很高興,我就快要死了,再也礙不了你的眼了。”

    “你是死是活與我又有何干系?你未免也太看得起自己了吧。”蕭希微冰冷無波的眸子掃了蕭希樂一眼,隨即再不理會她,抬腳便上了轎輦。

    紫煙將轎簾放了下去,隨即揮了揮手,抬著蕭希微的轎輦便緩緩朝東宮的方向駛去。

    “蕭希微,我這一生都是拜你所賜,即便是我死了化成鬼我也不會放過你的……”

    身后,蕭希樂凄厲的聲音陡然響了起來。

    蕭希微垂眸看著自己交疊的雙手,心里卻是半點波瀾也沒有。

    恭恭敬敬目送著蕭希微的轎輦消失在街角的肖峰此時終于抽出空,朝癱坐在地上的蕭希樂看了過去,他捏著鼻尖退后了兩步,眸子里滿是厭棄,“哪來的瘋婆子敢在我大理寺門前鬧事,太子妃仁厚不與你計較,本官可沒有那么好說話!你若再不滾開,別怪本官不客氣!”

    蕭希樂癱坐在地上沒有哼聲,倒是她旁的小丫頭慌忙將她連拉帶扯的攙了起來,“大人息怒,小的這就走,這就走……”說著,便費力的拖著蕭希微一步一步的離開大理寺。

    肖峰看著蕭希樂的背影,用力的啐了一聲,低低的罵了一聲‘瘋婆子’,然后扭頭進了大理寺。

    也不知走了多久,蕭希微忽然伸起掀起轎簾,朝隨侍在轎輦旁的紫煙看了過去,“她怎么了?”

    “她?太子妃,您說的是誰呀?”紫煙轉過臉來,有些疑惑的看向蕭希微。

    蕭希微皺眉,看著紫煙沒有說話。

    紫煙見狀,訕訕的笑了幾聲,“原來是她呀,她的事奴婢怎么會知道呀!”

    “你若什么也不知道,剛剛她朝我沖過來的時候,你為什么讓陳謹攔著她?還不讓陳謹碰她?”蕭希微看著紫煙的眼睛一字一句道。

    被蕭希微這樣一問,紫煙一怔,一時間竟想不到該如何作答。她抬眸偷偷的看了蕭希微一眼,見她依舊盯著自己,不由頹然的嘆了一口氣,“好吧,其實奴婢知道的也不多。”

    當初蕭希微讓夜派人盯著蕭希樂,別讓她死了,所以,這些日子以來,蕭希樂一舉一動都被那人事無巨細的傳到了夜這里,她自然也便知道了不少。

    蕭希樂被拐賣到怡紅院初時死活不肯接客,被怡紅院的鴇母一陣虐打,以至右耳失聰,最后不得不屈從了。后來,她尋著機會偷偷給李氏送了信。不想李家卻不愿意為救蕭希樂千里迢迢遠赴秦淮,況且,那時蕭希樂名聲以壞,李家更加怕牽連到自己,李氏沒法只得求到忠勇候府,不想,卻連蕭衍的面都沒有見到。后來,蕭希微命人將她送到了李青峰面前,李青峰自是大怒,但礙于有常祿在,他當時不敢拿李氏怎么樣,回府后便將李氏鎖在了柴房里,后來沒多久李氏便死了,李氏一死自然再也沒有人記得蕭希樂這個人。

    蕭希微當初還怕蕭希樂會自尋短見,不想她卻一路忍了下來,只是她后來染上了花柳病,鴇母一開始還請大夫替她看病,可最后總不見她好,便命人將她趕了出來。所幸的是她接客的這些日子瞞著那鴇母積攢了不少銀子,被趕出來后,她便拖著病體一路朝京城來了。至于她身邊的那個小丫頭,是她在來京城的路上,撞見她賣身葬父所買來的。

    在聽紫煙說完,蕭希微沉默了一會,最后道了一句,“她來京城做什么?”

    瞧今日她那模樣不似是來找她的,只是恰巧在大理寺門口撞見罷了,難道,她是來見楚硯之的?

    紫煙搖了搖頭,“這個奴婢便不知了。”

    蕭希微深吸了一口氣,隨即將轎簾放了下去。

    不管蕭希微來此是不是為了楚硯之,終究,這些都與她無關了。

    轎輦很快便到了東宮。

    蕭希微下轎,一眼便看見穿著一身常服手里抱著孩子的楚惜之,他站在門口,長身玉立,淡金色的陽光碎在他的身上,他嘴角的笑容卻比那陽光更加耀眼。

    “夫人,你回來了。”

    她聽到他熟悉的聲音響了起來。

    不自覺的,蕭希微唇角便揚起一抹淺亮的笑意,她邁步朝楚惜之走了過去,帶著滿腔柔情的朝他應了一聲,“是,夫君,我回來了。”

    楚惜之笑了笑,伸出一只手將蕭希微攬到懷里,他正欲說些什么,這時,懷里的楚天燁忽地‘咯吱咯吱’的笑了起來,嘴里含糊不清的吐出一個詞,“媽……媽……”

    相擁的兩人先是一怔,隨即目光視,不約而同的笑了起來。
北京快乐8预测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