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凰后歸來 > 第265章 結局尾聲

第265章 結局尾聲

作品:凰后歸來 作者:夜戀凝 字數:981768 下載本書  加入書簽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今年的冬天格外的冷,北風夾雜著雪風呼嘯而過,吹在人臉上如刀割一般疼痛,數日的大雪更將整個皇城整個裹上一層素白,讓人心里生出不出丁點暖意。

    楚惜之艱難的睜開了眼睛,只覺得眼前人形晃動,他努力的睜開眼睛,仍舊覺得一片模糊。

    “七哥……”

    楚穆之剛開口喚了一聲,眼淚便緊跟著涌了出來。

    他雖是皇子,但自幼不被重視,若非嚴貴妃和楚惜之一力維護,只怕在那個深宮中早已被吞得連渣子也不剩。在他的心里,他的七哥無所不能,萬事皆在他的掌控之中,他不僅是他的手足兄弟更是他的信仰,可如今,他卻躺在這里,奄奄一息,這讓他如何能夠接受……

    “穆之……”楚惜之艱難的朝楚穆之伸出手。

    楚穆之忙抹了淚上前一把握住楚惜之的手,“七哥。”

    “穆之,燁兒他年紀還小,以后,要多多仰仗你這位皇叔,你和……你和明軒,要好好輔助他。”

    “臣弟記下了。”

    “微臣定不負皇上托付。”

    楚惜之笑了笑,隨即目光緩緩從楚穆之身上移開,最后在一道纖瘦的人影上定住,“微兒……”

    “陛下,臣妾在這里。”蕭希微上前,伸手握住楚惜之的指尖。

    “微兒,原諒我不能再陪你了……可你要好好的,因為,你便是我的命,你活著,我便還活著……”

    “惜之……”

    “燁兒,明兒,瑤光,他們已經沒有父親了,你不能再讓他們沒有母親……希微,我會等你的,等你壽終正寑,前方的路太黑,我會在那里為你點一盞燈,來世,我們一……一起……”

    “不要!惜之……不要……”蕭希微將臉用力的貼在楚惜之的掌心上,用盡全力感受他掌心的溫度,眼淚如同決堤的河水,瞬間便淹沒了她的眼簾。

    “希微,讓我再看看你的臉,就看一眼,一……”楚惜之的話未完,聲音卻已低沉了下去。

    蕭希微一怔,僵硬的抬起頭去看楚惜之,卻見他雙目緊閉,臉上仍帶著一抹不舍,卻已然歸于極樂了……

    “惜……惜之……”蕭希微顫抖著聲音輕輕喊了一聲。

    久久,床上的人依舊沒有半分回應。

    蕭希微剛止了的眼淚傾刻間又涌了出來,“惜之,你,你別,別丟下我一個人,這里太冷,我一個人害怕……我害怕……”

    “父皇,母后……”楚天明忽然扯著嗓子哭了起來,隨即‘噗通’一聲跪在了地上。

    楚天燁向來冷寂的臉上也被悲慟裂開了一條縫,他默不作聲的跪在地上,眼淚一個勁的直往外淌。

    “父皇抱抱,母后抱抱……”一歲半的瑤光雖什么也不懂,可見母后和哥哥們哭得這么傷心,她也抹著眼淚哭了起來。

    “皇嫂,皇兄他已經走了,你要節哀,兩位和皇子和公主尚且年幼,就算不為自己,你也要為他們想想。”楚穆之上前對蕭希微勸說道。

    蕭希微緩緩轉過臉來,她悲慟的目光從自己的三個孩子身上一一滑過,最后又回到了楚惜之身上。

    “母后。”楚天燁跪著挪到蕭希微面前,他伸手一把抓住蕭希微的手,目光懇求切的望著他道,“兒臣尚還年幼,宮中之事一切還賴母后做主!母后,兒臣懇求您振作起來。兒臣如今已經沒有父親了,難道母親也要拋棄我們么?”

    楚天燁向來沉穩,即便是在蕭希微面前也從不多話,可如今,他卻拉著她的手這樣懇求的望著她。

    蕭希微看著楚天燁,良久,她終于蹲下身抱著楚天燁失聲痛哭了起來。

    建元十年十二月初七,大行皇帝殯天,終年三十一歲。

    太子楚天燁在秦王楚穆之及宰相向明軒的擁立下登基為帝,時年十二歲。皇后蕭希微被奉為太后,踐祚之日,蕭希微穿著鳳袍,頭上戴著八支鳳釵步搖,與楚天燁手牽著手一步一步走向楚惜之曾經坐過的龍椅。

    “皇上萬歲萬歲萬萬歲。”

    “太后千歲千歲千千歲。”

    殿下,大臣們的叩拜聲在空曠的大殿中響了起來。

    蕭希微鳳眸緩緩掃過底下叩拜的眾人,最后遙遙的朝殿外望了過去,殿外,不知打哪吹來了幾遍粉紅的花瓣,她咪了咪眼睛,這才晃然想起,冬天已經過去了……

    惜之,我會好好活下去,你說過,我是你的命,我活著,你便活著。我會代你一起看著我們的孩子長大,看著他們娶妻生子,看著這個你曾守護的錦繡江山……我不會害怕獨自走過這一段孤寂冰冷的路,因為我知道,路的盡頭,有你在那里等我……

    眨眼又是一歲。

    經過一年的淬煉,新帝減免賦稅,興修水利,編訂圖籍,這一連串的動作下來讓他在民間聲望大增,也令曾對他質疑的大臣們心服口服,不過短短一年,大越君民同心,更讓覬覦大越的臨國不敢輕舉望動,大越國勢日漸強盛。

    這一日,新帝為了讓太后散心,決定親自帶太后親臨朝安寺上香。

    隊伍浩浩蕩蕩的從皇宮出發,一路顛簸,到了朝安寺已近中午,而朝安寺的住持師太帶著一眾姑子早已等候在那里。

    碧云掀開簾子扶著蕭希微下了馬車,蕭希微抬眸看著眼前熟悉的山門,從前的一幕幕似又浮現在了眼前。

    “母后。”楚天燁走到蕭希微面前朝她行了個禮。

    蕭希微鳳眸微微垂了垂,隨即道,“走吧。”說罷,便扶著碧云的手,抬腳一步一步抬階而上朝朝安寺走去。

    朝安寺的后殿還一如往昔,入得里面便聞到一股淡淡的檀香味。

    “太后可要為故人上一柱清香。”朝安寺的住持師太恭敬的上前道。

    “哀家想一個人靜一靜。”蕭希微閉著眼睛輕輕道。

    “是。”住持師太應了一聲,隨即彎腰退出了后殿。

    人一走,整個后殿便顯得空寂起來。

    蕭希微看著裊裊的檀香中那一排排若隱若現的往生牌,她深吸了一口氣,緩緩的閉上了眼睛。

    恍惚間,她看到蒲團之上跪著一個少女,那少女雙手合十,雪白的臉上掛著淚痕,渾不知有一少年朝她走了過來。

    “是你……”

    耳畔似有道熟悉的聲音響了起來。

    蕭希微猛地一下睜開眼睛朝身后看了過去,身后空空蕩蕩的,只有裊裊的檀香飄過,根本就沒有那一道身影。

    一切不過是她的記憶罷了。

    惜之……

    我知道,哪怕我走遍這大越的每一個角落都不可能再尋到你,可是,我總是忍不住希翼這一切或許只是我的一個夢,雖然這個夢有點長,但只要我睜開眼睛,你總是站在那里在向我笑……

    “太后。”耳畔忽地有人打破了這一室的沉靜。

    蕭希微緩緩轉過臉去,只見一個女尼緩緩的朝自己走了過來。

    “太后,貧尼法號了塵。”那女尼走過來朝蕭希微行禮道。

    “了塵師太。”蕭希微淡淡的喊了一聲。

    那女尼垂眸低低念了一聲佛號,隨即道,“或許太后會記得貧尼的俗家名字。”說到這里,她抬頭,沉靜的眸子望向蕭希微,“貧尼的俗姓章,名朵兒。”

    “章朵兒……”蕭希微眸子忽地動了動。

    她想起她是誰了,她是楚硯之的太子妃,楚硯之叛亂被抓后,她因是章家的女兒,且章數在那次叛亂中立了功,所以,她便章數接了回去,沒想到,如今卻在這里遇見,還在此出了家。

    “師太來見哀家不知所為何事?”蕭希微看著了塵淡淡道。

    “貧尼只是聽聞太后來此上香,便想來見一見。”了塵淡淡的道。

    “特意來見哀家?”蕭希微秀眉挑了挑,嘴角浮起一絲淺笑。

    了塵點了點頭,轉身朝那尊觀音看了過去,“貧尼只想知道那個自己的丈夫愛的那個人究竟是何模樣……”

    聽了了塵的話,蕭希微眉心皺了皺。

    了塵垂眸自嘲的笑了笑,“讓太后見笑了,貧尼在這朝安寺修行了十二年,卻終究還是未曾了斷塵緣。”

    蕭希微沒有說話。

    她也確實沒有什么話和了塵說。

    了塵再度抬頭朝蕭希微看了過去,“太后,十二年前,貧尼曾去亡夫的墳前看過,在那里,貧尼遇見了一個人。”

    蕭希微靜靜的看著了塵,等著她繼續說下去。

    “那個人太后也認識,她說她叫蕭希樂。”

    蕭希微靜靜的聽著了塵的話,卻始終沒有接話作答。

    對她來說,不管是了塵還是蕭希樂,亦或是楚硯之,他們對她來說早便已經是陌路人了,哪怕是遇見也不會在她心里掀起任何波瀾。

    “貧尼今日與太后說這些并不為了什么,只是替亡夫有些不值,這個世間愛他的女子有那么多,可他偏偏卻選擇了一個不愛他的人……貧尼在這寺中修行十二年,如今惟一能說服自己的便是,或許,他前世欠了你,今生注定要還你。貧尼只怕這一世過后,太后能與亡夫兩相陌路,貧尼為此愿余在佛前祈禱。”了塵說罷,抬手再度念了一聲佛號,隨即轉身走了出去。

    蕭希微淡漠的看了了塵一眼,隨即轉過身去,唇畔噙起一絲淡淡的苦笑。

    如若相欠便會有牽絆,那么惜之,我欠你兩世,來生,我們的命運定還會彼此纏繞,再難分解。

    景明二十七年八月,太后蕭氏卒,終年五十四歲,與先帝合葬于乾陵。

    死生契闊,與子成說。

    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北京快乐8预测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