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自古長安西風雨 > 正文卷 第49章 忘仙莊公主動情(求收藏求推薦票)

正文卷 第49章 忘仙莊公主動情(求收藏求推薦票)

作品:自古長安西風雨 作者:忙里有閑 字數:320112 下載本書  加入書簽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不對啊!那丫頭是權貴千金,她怎么會去搶公主的馬?難道她跟公主有仇?

    耿小凡想不清楚,暫時不管了,他又開始回想那瘋丫頭所騎的駿馬。跟自己當時騎的那匹很像,依稀記得,那馬的額頭好像有一綹白鬃。

    “王將軍,公主所丟之馬,是不是額頭有一綹白鬃?”

    “正是!你見過?”王顯有些吃驚了。

    “我知道那匹馬在哪兒!可惜已經死了。”耿小凡實話實說。

    “怎么回事?”王顯急切地問,這個案子抓賊倒是次要的,關鍵是找馬。

    “說來話長。”耿小凡也不隱瞞,把自己的“遭遇”訴說了一遍。

    “忘仙莊王咸是前丞相之子,太學博士,說起來,跟我還算是遠親。他一直安份守己,沒理由包庇犯罪啊!”王顯聽完耿小凡的訴說,也陷入了沉思。

    “你沒問那女郎叫什么?”王顯也弄不清楚了。

    “沒問,那丫頭太刁蠻,我實在不想再沾染她。”

    既然想不明白,兩人干脆也不想了,還是先想辦法救人。

    “周扒皮兩大嗜好,一是嗜財如命,二是嗜酒如命。我先籌措些黃金去打點一下,但愿有用。”王顯還是愿意幫耿小凡。

    “嗜酒?”耿小凡眼睛一亮,“王將軍,我還有兩壇稀世佳釀。”

    “稀世佳釀?”王顯也有興趣了。

    “走,去耿家莊,讓你先嘗嘗。”耿小凡這會兒什么都舍得。

    耿小凡的蘭花酒一打開,王顯立馬陶醉了,“這個一定行!”

    兩壇“美酒”外加一箱黃金,讓周扒皮喜笑顏開,直接將案件全權交給了王顯。

    王顯第一時間釋放了“嫌犯”,同時命人按照耿小凡所說位置,找到了死馬。至于盜馬賊,王顯有些猶豫,單憑耿小凡的“一面之辭”就去抓人,他還沒有把握。

    耿小凡不關心這些,帶著自己的弟弟妹妹回到了耿家莊,也不過多解釋,收拾自己的行囊準備上路。

    “公子,您真的要走!”耿三娘實在不知道該如何是好了。她感覺這位耿公子不是冒牌貨,可,可證明不了身份,真的讓人糾結。

    “三娘,以后不會再有什么爵爺回來了。”耿小凡苦笑,讓這群“無主”之人自生自滅吧!

    路過忘仙莊的時候,耿小凡停了下來,“小四,你是跟我回柳泉堡,還是留在這里等周大哥?”

    “凡哥,您若不嫌棄,我還是跟著您吧。開了春,我可以帶些馬回長安。”小四才不想自己一個人孤孤單單在長安過年。

    “也好。”耿小凡同意了。

    “小四,你帶弟弟妹妹先進城,采購些貨物,我去見一見王咸,我們在廚城門口匯合。”耿小凡還得去做件事。

    來到忘仙莊,耿小凡禮貌地等著“門衛”進去通報。

    王咸居然親自跑出來迎接。

    “王莊主,最近多有打擾,還請見諒!”耿小凡躬身行禮。

    “爵爺客氣了,快請!”王咸引著他進屋了。

    “也不怕王莊主笑話,戶版燒了,我這個爵爺也就化為灰燼了。這次來是有一事提醒。”耿小凡已經放平了心態。

    “我不知道你同那位劉家千金是什么關系,但據我所知,她可能是涉入了公主府盜馬案,這件事怕不是那么簡單,你提醒她留意吧。”耿小凡這次就是來提醒他們的。

    雖然不知道這中間有什么“利害”,但耿小凡接受過王咸的盛情款待,而且以后可能還會有“生意往來”,他不能不提醒一下。

    “公主府盜馬案!”王咸似乎對這個案件一點也不了解。

    耿小凡微微一笑,自己已經提醒了,他懂不懂,能懂多少,就看他自己的造化了。

    耿小凡辦完這件事,起身告辭了。王咸似乎還沉浸在思索中,居然忘了“送客”。等他醒過神來,耿小凡已經一騎絕塵。

    大堂屏風內閃出一位妙齡女郎。

    “公主!”王咸趕快上前施禮。

    “他到底什么意思?”公主躲在屏風后聽了半天,她有些不理解。

    自己無意燒了他的戶版,應該是給他造成了不小的麻煩,從那天他發脾氣就看得清清楚楚。

    不過,不就是一個破公乘嘛,自己已經為他向驁弟弟討了羽林郎的官職,請了“大庶長”的爵位,下一步,隨便有個軍功,即可封侯!

    已經派人給他送去了,他應該很驚喜吧!

    要說,這個耿凡是真的不錯!

    有愛心,不僅拼了命地救下自己,他對一個小乞丐都那么好!

    而且,他本事也不小,單單他釀的那個酒,就不得了,可以說是救了自己的命!

    再者,他有一顆俠義心腸,雖然自己讓他那么難堪,他還是很有分寸地將那么好一匹寶馬留給了自己。這匹馬可比那個什么呼韓耶進獻的要強很多。

    自己當時報假案,讓廷尉府去抓他們幾個,無非就是開開玩笑,想讓他來求自己。誰知他竟然能“輕松”脫困!

    脫困也就罷了,他還這么鄭重其事地來向自己“通風報信”,難道他也喜歡自己?

    可是,讓王咸打聽的結果是,他已經有了婚約!

    不過無所謂,讓驁弟弟或者母后發一張詔令,他難道還不愿做駙馬爺了?

    陽阿想著,差點兒笑出聲來,她真想親自去一趟耿家莊,親眼看看耿小凡接到封官升爵消息時的驚喜表情!

    可是,當她回到府中,傳旨的小黃門給她帶回來的消息,差點把她鼻子氣歪!

    “耿家莊的耿凡小爵爺常年外出游歷,根本不在家!”

    “胡說八道什么!我剛剛還見到他!”陽阿怒了,這些人怎么這么小的事情都辦不好!

    “明天我親自去一趟,要是被我見到耿爵爺,哼哼,你就自我了斷吧!”

    “啊!公主饒命!”小黃門快被嚇死了。

    第二天,陽阿盛裝打扮,帶足了儀仗、侍衛,親往茂陵。

    來到縣衙,周縣令和王顯恭恭敬敬迎接。

    “二位大人免禮。”陽阿簡單跟兩人打招呼,徑直坐了周縣令的大堂。

    “啟稟公主,盜馬案經過我等多方查驗,目前業已找到寶馬尸身,盜馬賊雖未歸案,但海捕文書已下,想必不日即可將賊人捉拿歸案。”

    周縣令感覺,公主這個時候親自駕臨,一定是為了這個案件,趕快向她匯報。
北京快乐8预测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