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妝宦 > 正文卷 026 伏魔

正文卷 026 伏魔

作品:妝宦 作者:萬蓮生香 字數:121464 下載本書  加入書簽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裴庭武只當自家閨女心善,便道:“是啊。看熱鬧趕早不趕晚。都回吧,都回吧。就算云道長趕來也得后半夜了,在這杵著多累的慌。”

    呂瑯懸著的心放下一半。

    那邪物引得不少村民前來圍觀,目的就是讓他投鼠忌器不敢輕易動手。那個小姑娘話不多,卻是幫了大忙。

    小密探的目光在裴錦瑤臉上盤桓再盤桓,總覺得她有些眼熟,一時間又想不起在哪見過。急的他百爪撓心。

    “小娃兒,俺們明兒再來!”

    “有人收留你,你也好生歇歇,我看你臉色不大好……”

    村民們嘟嘟囔囔說著,三三兩兩的往家走。

    胡老戇一屁股坐在地上,“俺不走!俺在這處盯著!”

    扈二娘伸手擰住他的耳朵,“在外頭待一宿凍不死你個戇貨!回去燒肉烤火吃熱酒兒,不比在這喝風強?”

    王大力和趙四彪一左一右架起胡老戇,“別惹二娘生氣,她要是真惱了,可不是鬧著玩的……”

    裴錦瑤站到那孩子面前,“你跟我回去吃頓熱飯,好好睡一覺……”

    話音未落,就聽棺材里發出掰動骨節的咯咯聲。在嘈雜的說話聲遮掩之下,并沒引起太多人的注意。

    然而,呂瑯、裴錦瑤以及小密探都注意到了,他三人不約而同的向黑漆楠木棺看去。

    先是輕微的晃動,繼而晃動的幅度越來越大。

    扈二娘臉色煞白,尖著嗓子哭嚎,“詐詐詐詐尸了!”松開胡老戇的耳朵撒丫子就跑。

    轟的一聲,人們四散奔逃。

    小密探最是機靈,找了個背風的角落貓腰拱了進去,既能看熱鬧又傷不著。他忙中不亂,半路還順帶撿了包炒豆。

    裴庭武命裴瑥帶裴瑫先回綴虹閣,他迎著人群一路擠過去找裴錦瑤。

    裴錦瑤卻沖著裴庭武一個勁兒的搖頭,不讓他靠近。

    裴庭武愣住。他從未見女兒這般嚴肅,心下狐疑卻也信了她,沒有再往前走,趴在柴火垛后頭一瞬不瞬的望著裴錦瑤。

    “你別怕。”裴錦瑤溫聲安撫的同時,扣住那孩子的肩頭。那孩子并不掙扎,溫馴的隨著裴錦瑤向后退了兩步。

    呂瑯將任東陽推進門內,一掃拂塵喝了聲“起!”黑漆楠木棺碎成數片,棺中女尸直挺挺的立起來。

    水紅壽衣將那女尸的一張臉襯的白里發青,青里透著股邪氣。兩片唇紫艷艷,一雙眼黑洞似得無波無瀾。

    女尸伸直胳臂,指甲噌噌的隨風長成了尺許來長,烏漆墨黑泛著粼粼寒光,“納命來!”語氣生硬,好像幾百年沒說過話。

    呂瑯將袍角扎在腰間,左手掐訣,右手揮動拂塵,虛晃一招,朝那孩子竄了過去。

    那孩子反手拽住裴錦瑤的右臂,力氣大的驚人。電光石火之間,裴錦瑤左手拔下發間桃木簪直直插向那孩子的天靈蓋。簪子剛沾到發絲,就聽嘭的一聲,一股強勁的罡風自那孩子的天靈蓋涌了出來,將裴錦瑤震出數步開外。那孩子登時萎頓在地,臉上顯出點點尸斑。原來他早就是個死人了。

    裴錦瑤捂住胸口哇的吐出一口鮮血。裴庭武大驚失色,連滾帶爬沖到她身邊,抖抖索索的把她攬進懷里,流著淚說:“你一個小姑娘,跟著攙和這事做什么?萬一有個三長兩短,我和你娘也不活了……嗚嗚嗚……”

    裴錦瑤只覺得心膽俱裂,伏在裴庭武臂彎,猛咳不止。

    裴庭武沒聽清她說的什么,只嗚嗚地哭。

    云海月等人奪門而出,與抬棺的那群人戰在一處。

    與此同時,罡風聚化成面目猙獰的邪物,飄飄忽忽懸在半空。

    “云海月,你速速將冬姐兒還來!她被那毒婦折磨致死,眼瞅著就報了殺身之仇,你卻救下毒婦,拘住冬姐兒。你這不是善惡不分嗎?”

    看他形貌像是男子,說話時又摻雜著女聲,詭異的很。

    十二個抬棺人與那女尸是些不成氣候的鬼魅,邱將離等人應對綽綽有余,云海月抽身出來,仰首對那邪物說道:“我已將她交予黑白無常,帶到陰間了去了。”

    “你!”邪物氣的差點散了形,“我與冬姐兒兩情相悅,你個妖道好狠的心生生將我倆拆散!”怒極之下,邪物化成一道旋風,呼隆隆向云海月卷去。

    霎時間,塵沙漫天,遮蔽星月。

    裴庭武趕忙抱起裴錦瑤跑到柴火垛后頭躲藏起來。

    說時遲那時快,云海月自門口竄出來和呂瑯二人聯手,與那邪物纏斗在一處。

    ……

    扈二娘拼了命的跑,將邪物氣急敗壞的吼聲拋在身后。

    胡老戇倆腿撲騰的跟兔子似得,一會兒功夫就跟扈二娘齊了頭。

    “……二娘啊……你真行……說把俺丟下就丟下,俺……俺……再不給你買花兒戴了!”胡老戇說完停了下來,倆手拄著膝頭呼哧呼哧的喘粗氣。

    扈二娘也住了腳步,回首望去,新月如鉤,一團濃墨似得黑氣裹挾著兩個寬袍大袖的身影。即使離得遠,也能看出那團黑氣明顯處于下風。

    勝負已分!扈二娘松口氣。

    “不買就不買!誰稀罕?!”扈二娘丟下句話,一屁股坐在田壟上。

    胡老戇立馬就慫了,臊眉耷眼的湊到她身側,“二娘,你別生氣。回頭俺給你買珠花。”

    王大力,趙四彪一個緊跟著一個的撲倒在地上,倆人異口同聲的嚷嚷,“跑不動了,真跑不動了。再跑非跑死不可。”

    胡老戇數了數人頭,一,二,三……

    “咦?怎么少一個?賣炸肉的小子呢?”

    王大力哇的就哭了,“完了,完了。那小子細皮嫩肉的指定讓妖精給吃了。”

    胡老戇也哭,“那么好吃的炸肉,再吃不著了?親娘咧!這不是要了俺的命嘛……”

    趙四彪:“……”

    王大力:“……”

    扈二娘默默捂住耳朵,把臉埋進膝頭。

    小密探渾然不知有人為了他和他的炸肉哭的驚天動地。他一邊吃炒豆一邊看打架,一邊擰著眉琢磨究竟在哪見過那個小姑娘。

    用心思量的當兒,呂瑯抖動手中拂塵,用力一卷,將那邪物卷入云海月掌上的伏魔袋里。

    天朗氣清,重歸平寧。
北京快乐8预测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