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萌妻寵妃 > 正文 第八十六章 千兒在哪

正文 第八十六章 千兒在哪

作品:萌妻寵妃 作者:美美噠貍花貓 字數:545879 下載本書  加入書簽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盡管所有人的目光都是朝著王雪芙的身上望去,不過王雪芙清楚的一點就是目前并沒有任何的證據可以證明這件事情就是她做的,所以王雪芙的表現也就像是什么都沒有發生一樣,該做什么就做什么。

    “王雪芙參見皇上!”王雪芙看到皇上在這里,心情也就好多了,進過上次事件之后好久都沒有看到皇上了,沒有他的旨意王雪芙也就沒有去找皇上。

    “嗯嗯,皇后平身,看來皇后得到的消息也是挺快的啊!”皇上說著。

    “是啊,我也就不明白何荷玉妹妹怎么平白無故地就死去了,我也是倍加感到惋惜!”說著,王雪芙的眼中眼淚也在不停地打轉,就像是失去了最親近的人一樣很痛苦。

    然后,王雪芙用手帕擦干淚水,“皇上,您可一定要調查清楚事情看看何荷玉貴妃究竟是怎樣死的,這樣才能夠讓她有天之靈得到安慰啊!”

    今天的王雪芙穿著一身黑色的服飾,頭上戴的珠子也是白色的,看來也是沒有少花費心思。

    王雪芙向皇上說這些話無非也就是一箭雙雕,一是說明何荷玉的去世跟她沒有任何的關系,二是來表達出來對何荷玉早早去世的惋惜之情。

    雪花越來越大,一股股的冷風吹來全身都在瑟瑟發抖。

    劉雨卉、云清寒與阮小顏都朝著皇后看去,她們的心里面非常清楚的一點就是也就只有皇后想要謀害何貴妃,最主要的還是為了云清林可以順利地登上太子之位。

    可是最缺乏的也就是證據,關鍵還是丫鬟,只要小香能夠找到其中的丫鬟真相自然也就會浮出水面了。

    阮小顏朝著“荷香居”的門前望去,看看小香有沒有回來,不過一個人的身影都看不見。

    “皇上,您別凍壞了身子,現在趕緊進屋去吧。”李唔說著就扶著皇上朝著王雪芙的房間走去。

    沉重的腳步一步步地邁著,怎么也就不相信好端端的一個人就這么沒有了,內心的傷悲需要的是一個非常好的理由才可以相信何荷玉的死去。

    “或許,何貴妃也已經到達了一個美麗的地方,那里沒有紛爭也沒有算計,都是善良并且美好的人們。”阮小顏的心里面這么想著。

    進到何荷玉的房間氣氛就沉悶得像是喘不過氣來,阮小顏對于這種場面也是非常感傷的,于是就守在門口,送何貴妃走最后一程。

    現在回想起來初次看到何荷玉那溫柔的女子,并且對阮小顏也是疼愛有加,還邀請阮小顏一同去后花園觀賞那些花。

    如今的花還在綻放,迎著雪依舊開放,而何荷玉卻已經永遠地離開了,她再也見不到花開時的景象了,還有她最喜歡的郁金香、康乃馨。

    想到這里,阮小顏到后花園中采了一把康乃馨,將這些康乃馨把裝好攥在手里。

    此時此刻,皇上在何荷玉的面前,彎下身子抱著她,“何貴妃,你一定好走好啊。”說完皇上準備將何荷玉睜開的眼睛閉上,云清寒卻制止了,“父皇,我想要我的母親親眼看著我是如何將傷害她的兇手繩之以法的,要不然我的母親是不會安心的。”

    皇上也就遵循了云清寒的意愿,看著何荷玉的眼神,云清寒在心里面就覺得一陣陣的悲痛。

    “怎么樣,有沒有找到那些丫鬟?”看到小香回來后面還跟著云清寒府內的侍衛,阮小顏就上前去問著,所有的談話一定要躲避王雪芙。

    于是,阮小顏就拉著小香來到了后花園,“這樣,你好好地給我敘述一下事情的經過,不要著急,慢慢說。”

    “中午,小香扶著何貴妃吃吃午飯,隨后丫鬟小容與千兒就將飯菜端了上來。之后小香就扶著何貴妃回房休息,就是在這個途中何貴妃突然之間臉色就變得非常的痛苦,然后最后吐血身亡。”小香說這些經過的時候都是含淚說的,每次提及到這件事情時都會讓她覺得自責。

    “王妃,是不是都是奴婢小香的錯,要是當時我再細心地檢查一邊飯菜就不會發生這樣的情況了?”小香一邊說著一邊哭得更大聲、

    “好了,小香,你要知道這個世界上并沒有賣后悔藥的,只要是有心人想要害死何貴妃,何貴妃也是逃不掉的。我們如今需要做的一件事情就是找到下毒的真兇究竟是誰。”阮小顏知道自己必須保持冷靜,現在也就是最關鍵的時刻。

    “對了,消失的丫鬟都叫做什么名字?”

    “一個叫做小容、一個叫做千兒。”小香回答著。

    “那她們兩個平時在何貴妃那里的表現是什么樣的呢?算不算是特別出眾?”阮小顏想著能不能夠從中找到一些破綻,畢竟時間過去也不到一天,越是在最早的時間內希望也就越大。

    “她們兩個平時在何貴妃的面前表現也是沒有南出眾,因為何貴妃也并不是對他們都放心的。”小香回憶著,何貴妃確實是挺美好的一個女子,可能是大半輩子已經看破了其中的風塵了,心里面也就處處都是防備了。

    “嗯嗯,那午飯的時間你有沒有察覺到那兩個丫鬟有那么一絲的不對勁或者說是有沒有奇怪的行為舉止?”

    “這個并沒有發現,依舊是像往常一樣,不過千兒一直都是跟著小容做事的。因為小容在宮中待的時間比較長,在丫鬟之中還算是有一定的權威性的。”

    小香說到這里,阮小顏也就可以明白其中的一些緣由了,可能最開始千兒并不知道小容的陰謀。這樣兩個人經常在一起的話也就會可以更好地洗脫罪名將責任全部都推到丫鬟千兒的身上,自己也就沒有什么后顧之憂了,不得不說小容的做法也確實是老奸巨猾。

    事情的發展也就只能夠暫時分析到這里了,可是丫鬟小容與千兒現在究竟又在何處呢?

    如果這幾事情跟皇后王雪芙有關聯,那么丫鬟小容肯定會去找王雪芙的,這也就成為了事情能夠解開的唯一線索。于是,阮小顏就準備把在這個當做事情的一個突破口。

    “好了,現在沒有你什么事情了,也就幫忙先去收拾吧。”

    “是!”說完,丫鬟小香也就幫忙去準備何荷玉的后事去了。

    阮小顏能夠想到的內容也就只有這些了,不知道應該怎么安慰云清寒,也就只能夠盡自己最大的力量來幫助他。

    回到院內,阮小顏看到云子霧,就朝著他徑直走了過去,“四王爺,我想要請你幫我一個忙,現在大王爺云清寒的情緒很不穩定,給他一段時間讓他好好緩緩吧。”阮小顏小聲地說著,畢竟隔墻有耳。

    云子霧看了看周圍,讓阮小顏跟他到一個比較安靜的地方,“說吧,需要我做什么?”

    “你去查查皇后王雪芙的府中有沒有一個丫鬟在中午時刻去找她了,如果有要將那個丫鬟緊緊跟著,還有,我跟你說的這件事情就不要再告訴第二個人了。”阮小顏說話的聲音非常小,因為現在兇手也并沒有找到,無論做什么事情都應該小心點才好。

    “好的,我明白了,那我現在就去調查,之后給你消息。”

    “好的。”有了云子霧的幫忙,阮小顏覺得心里的負擔也就沒有那么沉重了,不過事情已經發展到了現在的這個局面,也是無可奈何的事情。

    雪下得厚度將鞋都淹沒了,府內的一個枝條被沉甸甸的雪壓得也都已經折了,在做著最后的掙扎,與樹木連著眼看著隨時都有可能掉下去。

    阮小顏的全身都已經濕透,不過什么也不能夠比她的心內更加冰冷,她都是這樣的感受,那么云清寒的心中又究竟該多么難受呢?

    劉雨卉就一直呆在何荷玉的身邊,一步也不肯離開,最后一程必須好好陪伴著何荷玉。

    “我們之間明明都已經說好了老了我們兩個人就相依為命,一起好好地生活,每天看日出日落。可是現在呢?現在只有我孤獨的一個人,放心吧傷害你的人我也一定會讓她們血債血償的!”劉雨卉小聲地說著,看著何荷玉躺在冰冷的棺材里,心中悲傷也就涌現著。

    皇上與云清寒還有劉雨卉在何荷玉的房間中待著,“荷玉,你看到沒有外面下雪了,這可是臨近冬天的第一場雪啊!你看到沒有,老天爺都舍不得你就這么走了,我很喜歡你。”皇上的眼中泛著淚光看著外面飄起的雪花,都是白茫茫的一片。

    何荷玉活著的時候就像是雪花一樣純白、天真、帶來的是美好,她死后讓我們感到惋惜與不舍。可是雪花落地也終究會化為雨水,歸回到大地的懷抱。

    “荷玉,你一定要走好啊!如果有來生我一定會加倍地對你好的。”皇上說著。

    “母親,一路走好,來世我還要做你的兒子!”云清寒看著何荷玉最后一面。

    “玉啊,你就安心走吧,剩下的還有我呢,來生我們還是好朋友。”劉雨卉看著飄落的雪花,心里默念著。
北京快乐8预测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