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深淵之鐮》 > 正文 分節閱讀_62

正文 分節閱讀_62

作品:《深淵之鐮》 作者:無措倉惶 字數:790768 下載本書  加入書簽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r/>   他呆呆的看著四周的變化,銀色的天花板開始升高,然后透明,看到外面的星空,奇異的是在他們所站的位置卻像白天一樣。四周本來是圍墻,卻在下一刻消失,點點綠意,鮮花水流出現,伸延著,一座座的建筑出現。如同魔法一樣。思維有些停頓,直到一扇門出現,他才恢復過來,注意到來人。

    “主上,沐泠皓大人。”一點都不會驚奇的仆人們行禮。

    沒有理會景直接走進點,沐泠皓怎么可能落后,一起進去。仆人見主上進去,各自分散開,做事去了。留下的相互看一眼,也跟著進出。

    跟著景和沐泠皓在寬闊的宮殿里行走,才沒走多久,就看到兩人停下了腳步,看著掛在墻上的一幅巨大的圖片。眾人也轉移視線看著那副圖,然后被震撼的久久無語。

    那是一幅以紅和黑為主色的圖,圖上有著四個人。紅色的的帷幕,紅色的巨大沙發上坐著四個穿著黑衣,有著黑色的頭發的人。坐在左邊的人他們一眼就認出來了,是景,淡漠的表情,外表比現在看起來要小點,應該是多年前了。坐在他旁邊的人,有著微卷的黑發,華美的卻不并不顯得女氣的美麗面容,疏懶的坐著,并不影響那渾然天成的優雅尊貴,看到他就知道他的出生必定高貴,就連同是貴族的菲恩伯德帝國幾人在看到這個人的時候都有些自慚形穢,這個人才是天生的貴族,他們還想著原來這世上還有比我(亞諾萊)更美的面孔。在這人旁邊的人雙腿交疊,手放在膝蓋上,黑色的發絲,精致的面孔,不輸于他身邊的人,帶笑的眼乍一看好像有著憐憫慈悲,可是更深的看就會渾身發抖,黑暗的寵兒,在看到這個人的時候,不由自主的就在腦海中浮現這樣的字眼,他是帝,見過他的沃藍等人絕對忘不了這個人。最后一個人,長長的黑發被綁在腦后,溫潤的面容,溫和的氣質,讓人一見就心生好感,可是仔細一看就會發現他的眼和前面三人是一樣的。

    讓他們無法言語的是這畫上的四人眼底的無情,只是看著這幅畫,他們就感覺到這四人的恐怖威壓,黑暗決絕,見過景黑暗一面的沃藍一行想起了在賽菲斯城的溫室離,那個踏著血和花瓣的黑暗身姿,很相似的感覺,但是這幅畫的黑暗更深。紅色的帷幕,紅色的沙發,紅色的地毯,無一不像血一樣,那黑色的四人就是坐在鮮血和尸骨上的死神啊。現在他們才明白,原來景在他們面前所呈現的黑暗還不是全部。

    默克.薩多利亞癡迷的看著這幅畫,本以為景的黑暗就已是極至,這世上不會再有了,看到這幅話才知道原來這世上還有人有著那樣純粹的黑暗,毫不遜色,而且這四人構成的畫更美,更殘酷。他想要畫下來,卻無法下筆,因為這幾人太出色了,他畫不出他們的黑暗和決絕。

    “景兒的這幅畫是誰畫的?”沐泠皓看著在畫,完美的展現了無赦幾人的風姿,對于這幅畫他很好奇。這個問題讓癡迷的默克.薩多利亞豎起耳朵,畫下這幅畫的人實在是太厲害了,作為一個優秀的畫家,這樣的一位了不起的人物,他一定要知道。其他人回過神也豎著耳朵聽,他們也很好奇。

    “我們一起畫的。”景回答,那一次是克洛維提議,這幅畫的原本他們畫了很久,然后又畫了幾幅一樣的,被克洛維復制了幾份安置在屬于他們的地方。

    “一起畫的?”就連沐泠皓也驚訝。以景兒的審美觀,可能畫得出?“你也有畫?”沐泠皓疑問。

    “恩,我有畫。”景說道,沐泠皓的反應和第一次看他畫畫的幾人很像,記得克洛維還問過,景,你畫的不錯,為何你制造的東西...當時他疑惑的說,畫畫很簡單啊,只要看到就能畫出來,還有我造的東西怎么了?克洛維沒有再說,畫自己的去。帝嘆了口氣,謙拍了拍他的肩,他不明白。他把當時的話對沐泠皓說了一遍,希望沐泠皓能給他解釋。

    沐泠皓無語,他要怎么說呢?

    “您畫的?”默克.薩多利亞激動的看著景,兩只眼睛閃閃發亮,偶像啊,神啊。

    “我畫的謙,”不理解默克突然的激動,沒有得到沐泠皓的回答,聽到默克的話,指著畫說到,“謙畫的克洛維,克洛維畫的帝,帝畫得我。”

    然后默克仔細的看起這幅畫,果然每個人的風格都不一樣,看得出是不一樣的人畫得,可是這幅畫渾然天成,根本看不出是不同的人畫出來的。

    景看著沐泠皓想得到答案。沐泠皓覺的背后留著冷汗,腦筋急速轉動,想要找借口。沐泠皓的好友都是熟悉沐泠皓的人,自然從沐泠皓的舉動中發現了他的異常,雖然不知道原因為何,但是不妨礙他們的幸災樂禍,能夠看到沐泠皓這樣真是值得啊,不管之后會有何下場,就讓他們暫時高興一下吧。

    歐陽傲和沐磊不知道發生什么,只覺得長輩之間的氣氛很快,很詭異,革叔他們似乎很高興,師父(父親)看著革叔他們的眼則是警告,而革叔他們竟然不怕。

    亞諾萊. 菲恩伯德和維恩.薩多利亞仔細的看著這幅畫,如此出色的幾人不應該默默無聞,為何他們從未見過,是和沐泠皓他們一樣被隱瞞的嗎?但是歐陽傲沒有對他們提過這幾人,也是不知道的?那這是屬于那兩人的秘密了?想了想,決定不深究,只是從這幅畫透露出來的黑暗,他們就知道他們惹不起。唉,對于那兩位的事情還是少想點,會很累的,也會覺得自己是在是太渺小了。至于加勒.霍加爾單純的打量了會就沒興趣了。

    “主人,”埃德加這時突然出現,讓沐泠皓松了口氣。“伊迪安.霍加爾求見。”

    “叫伊迪安.霍加爾過來。”沐泠皓連忙出聲。

    “是,沐泠皓大人。”埃德加聽命。

    “景兒,先把他們處理了。”沐泠皓希望能轉移景兒的目標。景也很合作的沒有再問。

    很快的,伊迪安.霍加爾就來到這里。見到在這里的人行禮一個簡單的禮節。

    “圣師陛下,所有的船只已經進入埃德加號,請問何時出發?”率性的伊迪安.霍加爾在見到這兩人的時候也不敢隨意,他們確實強得超乎人類的想象,無法不畏懼。

    景揮了一下手,一個全息立體圖就出現在眾人眼前,“最先到哪?”景直接開口問道。

    “稟告圣公爵殿下,我們預計的最先到達地點是這里,由于星路的原因會有幾次周轉,預計五天才會到達。”伊迪安.霍加爾得體的回答,加勒.霍加爾看著自己的姐姐,真是讓我敬佩的姐姐啊,面對如此的兩個人還可以不吭不卑,真是了不起。

    “真慢。”景說。他有必要帶著這些累贅嗎?

    “景兒,他們只是些普通人,不要太高要求了,”沐泠皓感覺到景的不愉,出聲。

    景點頭,是這些人對于探索的熱情讓他一時興起,帶上了他們,只是有些不愉,他還不打算違背自己的決定。

    “埃德加,重新計算星路,不需要周轉,直接打開航路。計算要多久時間。”景再次命令。周轉,那是對其他人而言,埃德加號可以強行打開一條道路,而不是現有的道路。

    “是,主人。”埃德加號迅速計算,在立體圖上出現一連串的數據,其他人清楚的看到,幾條幾乎呈直線的星路,出現在他們面前,斷斷續續的,那斷掉的部分就是不通的部分,這在宇宙中很常見,星路存在,但是并不延續。而現在他們看到那一條條斷續的星路被連接了起來。

    沃藍所謂的開辟星路本來是就是在原有的星路上開出通路,現在打開星路的方法有兩種,一種是找到一條星路,進去,隨著星路達到沒有目標的開辟,這樣做很可能跑到危險的地方,一般不會采用;還有一種是在目標之間走一回,用專門的儀器來探知這條路上的星路,然后再開啟,現在基本上都用這種方法。而現在在他們眼前的是實實在在的開辟,不需要探查,只要知道兩個坐標,就能強行的開通。他們都明白,景還隱藏了不少技術。

    “主人,考慮到這次乘船的人的身體素質,大概需要三十六個小時才能達到。”埃德加快速的得出答案,還考慮到其他人。

    “知道了。”得到了答案,景命令道。“準備出發。”

    “是,主人。”

    見到要出發了,帝國的三人組和歐陽澤他們連忙告辭,他們可不能久呆。

    “伊迪安.霍加爾,傲。你們按照埃德加的指示安排那些人的住處。”沐泠皓出聲。

    “是。”伊迪安.霍加爾和歐陽傲聽命行動,埃德加為他們打開達到目的地的門,兩人出去。

    “星路打通,速度等級三。進入星路。”在還留在宇宙的直播設備中,埃德加號消失在他們面前。

    三十六小時后,埃德加號達到目的地。而最新的新聞立刻被公布出來,那是精挑細選的記者們做的關于埃德加號的新聞。在看到埃德加好的變形后,所有人都對它很感興趣,而這節目剛好滿足了他們的好奇心,收視率相當好。美麗的景色,奇異的金屬建筑,不需供給的生態空間,簡直不是探險,而是旅行。

    第九十九章

    春園內,百花齊放,姹紫嫣紅。白色小亭的柱欄上纏繞著藤蔓,攀沿上頂,小巧的紫色花蕾,乖巧的垂落,一池綠波,一陣風(不要問無措為何會有風,這里是我家小景的杰作,風這種東西肯定會有)吹過,綠波蕩起漣漪,花朵跟著搖曳,點點花瓣被吹落,粉的,紫的,白的,各種顏色,順著風飄落在綠波之上,點綴著。

    亭內,兩個男子對坐著,在如詩如畫的美景中下著棋。

    “主人,目的地就要達到。”埃德加號對和沐泠皓下棋的主人說到。

    景點頭,走了一步棋子。

    “叫傲和伊迪安.霍加爾過來。”沐泠皓跟著命令,手上也沒放松,走了一步。

    “是,沐泠皓大人。還有一事沐泠皓大人,默克.薩多利亞求見。”埃德加通過智腦得到默克.薩多利亞的求見要求,讓沐泠皓寒了臉,走錯一步,被景吃掉一枚棋子。

    “不見。”沐泠皓冷冷的說。自從昨天知道景兒參與畫了那副畫之后,默克.薩多利亞這個人就在沐泠皓的眼中不順眼起來,纏著他的景兒要景兒教他畫畫,問東問西,什么顏料是怎么配的,用得是什么筆法等等,那眼神火熱讓他非常不喜,這個人可是發現了景兒的美的人,雖然對景兒沒有那種意思,但是他就是不喜歡其他人用那樣的眼光看著他的景兒,以師父的名義,交代了嚴格的訓練任務,再派景兒的死忠仆人,一直沒有對他沒順眼過的多雷監督,真是一舉兩得,看不到這兩個煩心的人。

    “主上,”對沐泠皓不順眼的斷了一只手臂的多雷出現。除了幾個特地的地方之外,這些仆人有用隨意進出的權利,主人如果在其他地方不想被打擾可以設下限制,而四季園,他們沒有設限制,所以多雷可以隨便出現。先對主上行了禮,然后恭敬的對沐泠皓說,即使對這個人不順眼,但是他是主上承認的人,那就不能失禮,丟了主上的臉面,

    “沐泠皓大人,您安排的任務,多雷已經完成了,請問還有什么吩咐?”這個人實力確實很強,身為主上的同伴,他聽從他的命令,卻不認同他。這也他們這些主上仆人的想法,我們聽從命令,但是我們不承認你是我們認同的主人。就算是其他三位大人他們也是這樣的,他們承認的主上只有一個,無可替代。其他三位大人的仆人也是一樣。

    “完成的情況如何?”
北京快乐8预测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