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麒麟(現代軍文) > 正文 分節閱讀_139

正文 分節閱讀_139

作品:麒麟(現代軍文) 作者:桔子樹 字數:1684646 下載本書  加入書簽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切小心,實在不行,找到了先圍上,我的人已經出來了,老伙計別急,咱們不能在陰溝翻船。”

    夏明朗懶洋洋的哼了一聲。

    許航遠也覺得無奈,苦笑著掛了電話。

    夏明朗用牙磕了一下話筒:“有問題嗎?”

    “有……”方進笑。

    “唔?”

    “這風什么時候停啊?!我ca!”方進實在是讓風嗆得難受。

    “行啊,你把你那玩意兒埋雪里,就當你ca過了!”夏明朗口氣淡淡的:“繼續前進!”

    公共頻道里傳出壓抑的古怪笑聲,方進氣得臉上發紅,居然還覺得暖和了點兒。

    走出去不到一百米,陸臻忽然錘頭,說:“我知道了。”

    夏明朗詫異:“怎么?”

    “那群人有制式裝備,他們有電磁探測器。”陸臻懊惱之極。

    “你這么容易讓他們探到頻道?”夏明朗不相信。

    “不一樣,完全不一樣……”陸臻開群通:“停,大家先停,集合,我們需要重畫路線。”

    散在遠處的隊員們收攏過來。

    “這個地方的背景太干凈,只要一點電磁活動就代表我們到了。他們根本不需要探出什么頻道,只要有!!我估計他們用的是三到五公里范圍的捕捉器,所以我們一直跟著他們背后走。”

    夏明朗恍然大悟,馬上開了地圖看,臉色更差了一分。

    “現在怎么辦?電磁靜默?”陳默問。

    “只有這樣了。”陸臻說。

    夏明朗轉頭看了一下西方的天幕,最后一點日光把雪山染成金色的魚尾,輝煌而隆重的落幕曲,風越來越大了,太陽下山之后氣溫還會再往下降,能見度這么低,斷開通訊會有什么后果。

    非戰斗性減員……要是在這里凍死凍傷個把人,那就太難看了。

    “怎么樣?”陸臻問夏明朗。

    “讓我再看一下。”夏明朗握著電子地圖半揣在懷里,不停的放大放小,所有人屏氣凝神的在等待著他的決定。

    “行!”夏明朗抬起頭來,大家精神一凜。

    “作戰方案更改,兩人一組,分散搜索,發現目標之后不要打草驚蛇。天氣這么差,我不相信他們還能走一夜……”夏明朗在國境線上標出5個點:“在0點之前到達自己的潛伏位,我們在國境線上攔他們,到地方自己想辦法保暖睡覺,輪流休息,戰斗才剛剛開始。”

    陸臻把猝發電臺的接收頻道通告大家,每隔一小時報一次方位,利用編碼壓縮之后用單兵電臺發出,這種短時間低功率的信號很難被捕捉。

    天越來越黑,很快的就像是跌進一團渾濁的濃墨中,全程防紅外+電磁靜默,夜視鏡里綠汪汪的一片,什么都看不到,陸臻一腳深一腳淺的在跋涉,夏明朗就在他身邊的某一個地方,他知道,能感覺到,但是看不到。

    他們這一路過來沒有發現敵人的蹤跡,果然是狡猾的,可是再狡猾的狐貍也跑不過好的獵手,他堅信。

    夏明朗給自己留了最難走的路,過了零點才到達潛伏點,山坡上一塊突出的巖石旁邊長著一叢三棵白樺,背風面雪層積得很厚,夏明朗決定在這里挖雪坑,天太冷了,體溫已經流失得差不多了。

    陸臻拿了一包紅外探測器出去架設,夏明朗在他身后吆喝了一聲:“150米防御半徑。”

    陸臻揮了揮手,明白!

    回來的時候雪洞已經挖得差不多了,防潮墊對折,在雪地上鋪了兩層。夏明朗貓腰坐在里面,把睡袋抽出來拍松,掰開一塊固體酒精點火。陸臻馬上拔下手套,把凍得紫紅的手攏上去,火光微弱,離開寸許,就已經感覺不到熱量。

    “好冷!”陸臻呻yi了一聲,原來零下30和零下40差這么多……

    夏明朗用小鋼杯燒了小半杯熱水,掰過陸臻的腦袋喂了兩口,陸臻抿著唇一邊眼巴巴的看著,推給他:“你喝吧。”還剩下最后一些,夏明朗一飲而盡,就這么一恍神的功夫,已經不熱了。

    陸臻舒張著僵硬的手指把紅外探測器的探頭抽出來從透氣口探出去,警報接在耳機上,面對如此雪夜,大功率的紅外探測器比什么夜視望遠鏡都更管用。

    “手指疼嗎?”夏明朗在幫陸臻烤手套,防寒手套雖然防水,可里面還是有潮氣,整個的翻過來烤,騰騰的冒出白煙。

    “嗯!”陸臻很認真的給自己的手指做按摩。

    夏明朗挑眸看他一眼:“手拿過來。”

    陸臻迷惑不解的把右手遞上去,夏明朗低頭銜住他的食指,陸臻哎了一聲,下意識的往回縮,夏明朗呲牙亮給他看,手指咬在牙間。陸臻的耳根轟然一熱,還抽了出來,低頭囁囁的:“別玩了,你這樣會讓我有不純潔的聯想。”

    夏明朗不屑:“好像你的聯想什么時候純潔過一樣。”

    “哎,還記得不,那次,你喝光了我一整瓶酒原那次。”夏明朗笑瞇瞇的。

    “干嘛?”陸臻拆了一塊高蛋白單兵口糧,小口一點點啃,這玩意兒真不是一點半點的難吃。

    “那時候就喜歡我?”

    “你說呢?”

    “你那次真喝醉了,什么都不知道?”

    “你說呢?”陸臻笑瞇瞇看回去。

    “我靠,你小子膽子也太大了。”夏明朗把陸臻的爪子拉過去,蹭他的口糧吃。

    “怕什么啊……我那時候有什么可以失去的,親到就是我賺了,大不了就是讓你揍兩下,我一個醉鬼,你還跟我當真啊??”

    “那后來我醒了不認賬,你是不是特別難過?”

    “怎么可能啊,高興還來不及呢……你居然對我也有意思,我回去都是蹦回去的。”陸臻眼神狡黠,勾勾手指:“過來,讓大爺我親一下。”

    夏明朗很自覺的貼了過去,舌尖掃過,掃到對方嘴里的干糧屑,味道似乎變得好了點兒。

    陸臻笑得很滿足:“還是現在好,想親就親了。”

    夏明朗拉開兩個睡袋疊到一起:“你先睡,兩小時之后我叫你。”

    陸臻笑眉笑眼的看著他樂了一陣,有些賊兮兮的把夏明朗的衣服拉開,手探進去貼胸口放著,夏明朗失笑,把人抱得更緊了一些。

    太累了,陸臻睫宇相交,就直接跌入黑甜鄉。

    陸臻睡著的時候很安靜,呼吸柔和,垂著頭一動不動的睡得乖巧而依賴。夏明朗把睡袋裹得密不透風,只露出一只手ca作紅外探頭監視外面的環境。

    風聲尖嘯,夏明朗偶爾低下頭看看陸臻熟睡的臉,在零下42度的暴風雪中守著他的五月陽春,總覺得溫暖并且滿足。

    兩個小時之后腕表微震,夏明朗把定時器按過去,火早就熄了,陸臻的面孔模糊在黑黢黢的雪洞中,夏明朗摸索著找到陸臻的嘴唇輕輕碰了碰。

    偷笑:親一下,再幫你頂十五分鐘。

    十五分鐘后陸臻被推醒,習慣性的看表,臉上黑了一層,態度強硬的拽著夏明朗的衣領把人拉進懷里,一聲不吭的接過監視位。

    ****

    過渡章過渡章

    昨天逛自己的專欄,發現有不少朋友問《妖貓》怎么不更新了,汗……其實人間界的故事后來還是有更新的,請還惦記著那對神魔的姐弟和那只千年的老貓的朋友點去《人間界》,當然已經看過的就算了……

    19.

    19.

    冬天的天光亮得晚,五點鐘也是灰蒙蒙的,風倒是小了一些,不那么呼嘯著可怕。

    各小組已經整理好營地開始新一輪搜索,原則上是先境內,后境外。其實夏明朗也有些郁悶,這次任務還沒開始就一直有種澀澀的不順暢感,老天也不幫忙,畢竟是在自己不拿手的領域,超低溫的雪原林地果然不是那么好對付的。

    工作已經做到足夠的細,怎么都不可能沒有結果,兩個小時之后肖準與阿泰組在國境線以內一公里的地方發現了新的痕跡,馬上用電臺猝發信號通告坐標。一路追蹤出境,線索斷了又起,最后追到國境外三公里的某處,那個地方顯然已經做了很周密的清理,但似乎是他們在此地著實聚集停留過一陣,所以隱約還有些線索。而最奇怪的是從現場的腳印看起來,有一伙人居然是往回走了……這怎么可能?

    方進和陸臻把方圓500米都掃了一遍,確定,真的有人又往境內去了

    夏明朗埋首苦思不解,傻子也知道犯這么大的事,只有逃出境外才有生機,怎么會……事若反常,則近乎妖!

    “陳默!”

    陳默馬上轉頭看向他。

    “你帶點人追下去看看,我總覺得不大對,剩下的跟我往回追。”夏明朗說。

    陳默點點頭,經過方進時在他肩上一拍,方進嘿嘿笑,大眼睛閃亮。

    夏明朗推著阿泰扔過去:“把這個也捎上。”

    陳默一愣,方進已經嚷嚷起來:“干嘛啊,隊長,我可沒空帶孩子。”

    “帶你個頭!給你加火力的!”夏明朗瞪過去。

    阿泰與陸臻的功能基本是重復的,有陸臻在馮啟泰就沒大發揮,可是放進小分隊里去就不一樣了,無論是通訊保障與安全防護立馬就能提高一大截,而且這小子就算是不能殺,他至少也不拖累人吧。

    方進還想爭,陳默已經沖阿泰勾了手。

    “陳默哥!”馮啟泰心花怒放的跑過去。

    方進忿忿的怒視:“我警告你啊!我警告你,子彈不長眼睛啊,老子可沒空……”話還沒說完就頭盔上就讓陳默給敲了一下,抬頭對上陳默不耐煩你有完沒完的眼神,知趣的閉嘴,灰溜溜跟著跑了。

    這次的任務有點邪行,透著古怪,可是此時此刻已經摸上了脈。分兵之后鄭楷親自做尖兵,追出去幾公里終于第一次看到了歹徒的真身,可是從望遠鏡里看到的結果卻讓夏明朗心生了疑惑。

    這群人看起來似乎并不如想象中的那么專業,當然,踏雪無痕或者更多的是緣于老天幫忙,而對惡劣天氣的忍耐力也可能因為真的是本地人從小習慣了。

    那么按說人就在眼前了,打就行了,可夏明朗卻還是隱約覺得不對頭。

    肖準悄悄湊過去問:“交給我們處理?”

    手頭有三個狙擊手,即使88狙精度不高只能算半把狙擊槍,精確瞄準只有600米,也可以足可以在ak-74與mp7的有效射程之外解決戰斗。

    夏明朗按下手,再等等。陸臻疑惑的接過望遠鏡去看。

    夏明朗又想了一會,正想揮手指揮大家分散包抄,陸臻忽然說:“等一下!”

    “嗯?”

    “他們劫走多少黃金?”

    “148kg。”
北京快乐8预测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