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麒麟(現代軍文) > 正文 分節閱讀_158

正文 分節閱讀_158

作品:麒麟(現代軍文) 作者:桔子樹 字數:1684646 下載本書  加入書簽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膝蓋,陸臻輕哼了一聲,某個熟悉而火熱的東西硬硬地頂著他。

    這樣呢?可以嗎?

    夏明朗小心□著陸臻圓潤的耳垂,陸臻閉著眼睛點頭,膚色透紅,汗水將鬢角沾sh,黑得發亮。

    “快一點!”陸臻咕噥著。

    夏明朗失笑,但是完全沒有快一點,前戲做得冗長而細致,陸臻感覺到自己連心臟都被狠狠地揪起來,他扭頭吻住夏明朗,微微顫抖地糾纏地吻,好像在汲取氧氣,手指插ji他的發間。

    身體被分開,一寸一分地,直到全部沒入,陸臻長長地呼出一口氣,五臟六腑像一團揉亂的絲綢被慢慢地抹平、舒展、理順……

    “舒服嗎?”夏明朗吻著陸臻的發尾。

    陸臻慢慢點頭,又噫了一聲。

    “怎么了?”夏明朗撐起半邊身體,湊到他耳根處吐氣,幾乎把陸臻整個攏在懷里。

    陸臻微微皺眉,猶豫……

    半晌,慢慢搖頭:“算了。”

    唉……怎么又沒用套套,不過都到這份上了再讓夏明朗退出去,陸臻簡直覺得都有點對不起自己。

    這是一種無法激烈的姿式,一切都很慢,抱著,慢慢地蹭,全然陌生的感覺,新鮮而溫情。

    他們過去所有所有的體驗都不是這樣的,過去只要進入之后就好像墜入異度空間,沒有思考,沒有理智,時間與空間凝縮成一個點,只有你與我,別的什么都不存在。

    而現在的一切都很清晰,所有的感覺,觸覺,視覺……沒有被放大也沒有被異化,真實的肉感,柔軟而溫暖。手指擦過皮膚的細微澀動,觸到汗液時滑膩的流暢。

    我又被他包圍了,陸臻心想。

    而這一次,不像幻夢也不曾神魂顛倒,這一次分外真實,被他的氣味與身體完全徹底地包裹住,不愿放開,不想逃避,如此依戀。陸臻扣住夏明朗手指撫摸自己,讓結合更為緊密。

    燈光在墻壁上勾出暗色的剪影,輪廓起伏,像一個被放大了的人,分不出彼此的界限。

    陸臻出神地看著那幅剪影,那“個”人在動,像一幕生澀的皮影戲,臃腫而緩慢,如此的笨拙。他無法從那條輪廓線中分辨哪一段是他的,哪一段又代表著夏明朗。他動一動腿,把自己的那部分找到,夏明朗的手掌跟著滑下去,撫摸他腿側的皮膚,同時取代了那條線。陸臻試著把手臂往后伸,扣住夏明朗的脖子,身后的人順著那力量的方向探過來,擋住他的視線,同時吞噬他的嘴唇。

    是這樣嗎?

    是這樣的嗎?

    當他感覺到被包圍的同時,那個人也向他彎曲了,契合著他的棱角與弧度,在改變,都在改變……無論他的初衷如何,是不是愿意,是不是歡喜,都變了!

    “為什么對我這么好啊!”陸臻在極近的距離凝視那張臉。

    漆黑的,陶醉的眼眸,含笑的唇,親吻著,輕輕碰觸。

    “喜歡你么!”夏明朗輕笑。

    “為什么喜歡我?”

    “因為你對我好啊!”

    原來是這樣嗎?他曾經想過很多,很多很多,想到頭都疼了,腦子都要炸了,他想到很多理由,說服自己,說服別人。可是理由永遠都只是理由,不是事實。理由需要用很多語言來編織來構建,而事實,總是那么簡單到好像不需要任何形容。

    曾經,他希望給他最心愛的情人最完美的愛情,他希望夏明朗可以自由地享受他給他的愛,永遠無罪,永遠無疚,可是那終究是不可能的,無論他用多少理由與決心去打造那樣完美的愛情,然而那終究還是不可能的。

    因為,那不是事實。

    陸臻慢慢地笑開,彎眉笑眼,如春光般燦爛。

    他忽然想起中國人是不說情愛的,從古至今,中國人,是不推崇情愛的,我們說恩愛。

    恩與愛,揉在一起,不可分舍。

    大約相愛到盡頭也是一種恩,那是鄭重的沉甸甸的存在,不像情那么自我,可以不知所起不知所終,飄忽忽來去無蹤。人們在恩愛中相望,你施給我,我若受了,我當感恩,我再還給你……施與受,反反復復地輪回。

    兩個人,在時光中打磨著自己,也磨礪著對方。

    相濡以沫,恩愛纏綿。

    ——平凡生活完——

    下一個番外《夏珍》嘿嘿……

    ^_^

    ******

    最近得到線報,陳默的番外在當當卓越已經有賣

    當當書價:17.7全場免郵費(厚顏要求,請買完書之后,順手給打個分寫個評*^_^*)

    卓越書價:21.1,也免郵費(好吧,買完書之后,不順手也給寫個評吧……-_-||)

    訂了簽名版的各位,請稍安勿躁。

    無論是畫杯子,印書簽,我簽名都需要一些時間,不過30號開始發書的承諾還是可以遵守的。

    杯子還在畫,我訂的金色顏料發錯了發成了金紅色,我已經換了個店主再訂過,最快明天寄到,所以,望天……弄個肩章還真是不易。

    另外,嘆氣,最近老是遭遇小概率事件,我的責編最近換工作,陳默是她最后一班崗,她在把書稿交付印刷廠之后隨即離職,所以目前我也不知道這本書的后期宣傳會怎么做,亦或者還有沒有后期。

    雖然主編也算和氣,也說會幫忙照看,可畢竟是沒看過書稿的人,不了解這本書的得失優缺,也不是他自己制作的成品……

    于是,等待長久,卻是這樣的結果,心中不免小小失望。

    昨天晚上畫杯子,一連畫了好幾個嘴角都下垂,排在一起看我,想想又不忍心,事已至此,快樂與失落都是同一種結果,還得積極面對。

    嗯,所以大家看到書之后有什么建議與意見可以說給我聽,我會去找主編交涉。

    而強烈需要另外一種書殼的同志們,好吧,你們贏了,我會在印書簽的同時用荷蘭白卡再印一個書殼,提供給訂了簽名版的朋友,新封面等魚片片做好之后給大家看……望天,反正現在也不用擔心出版方會不高興了……

    另外,沒有訂淘寶簽名版的朋友,如果特別需要書殼的話,我可以用掛號信給你寄一個……

    最后,如果覺得此書還算拿得出手,還請大家幫忙宣傳推薦,雖然陳默從不做要求,我亦希望他的故事可以讓更多人看到,謝謝……鞠躬!

    夏珍(及麒麟一、二加印預訂公告)

    作者有話要說:公告:

    還有,考慮到我家的房子已經完全被你們拆光了,我已經坐在連一塊磚都不剩下的某地兒抱著小電迎風流淚,所以好吧,印啦印啦,只要預訂量夠,我們就再印吧……

    不過最近紙價連漲兩成,讓我們和蓮子一起祈禱到要印的時候它又跌回去了,目前預估計加印裸書一套兩冊不算周邊,價錢在54塊左右,需要的朋友請發信到:[email protected](標題請寫明麒麟一、二加印預訂)

    預訂信的內容為:

    1.姓名:

    2.手機號(要求可以在未來三個月內能正常收到短信的號碼,屆時會有短信通知):

    3.預訂套數:

    4.預計付款方式(支付寶or銀行卡電匯):

    ps:如果號碼有改變可以發郵件到預訂郵箱說明新號碼

    對手指,其實我主要是覺得以我這種bt個性,一個事你不讓我沾手就好,一沾手就很執著。更何況最近紙價瘋狂的上漲,再版印量變小單套的成本增加,贈品再也不能豪邁的送,非常的不符合我土財的白菜人個性……

    而且前些日子有朋友提出了時間軸上的一些偏錯,第一版出來后在眾多火眼金睛之下,又找出了幾個校對時沒看到的bug。這些東西,我索性不知道也就算了,知道了讓我就這么留著不管,那簡直太難受了。所以再印勢必就是從頭再來,除了封面現成估計別的工作量也差不多,于是……我這不是剛休息了一陣,有點懶么-

    _-||

    烏龍了……流淚……

    夏珍

    念頭這玩意兒,就像墻角的蘑菇,平時好像都看不到,可是一場透雨澆下,“嗖”的一下就冒出來了,還白生生的一簇接著一簇地長,讓你想忽略都忽略不成,非得去拔了它,才能好好安下那個心。

    后來夏明朗回頭想,自己也有些搞不清那一時的沖動從何而來,是因為白天在湖邊陸臻逗那個牙牙學語的奶娃娃逗了太久?還是晚上與小朋友們揮手道別時他的眼神太過留戀……又或者更早一些,在那個寒風呼號有如煉獄一般的冬夜,唯一溫暖的他的身體貼在自己胸口……

    他說,我們要是能有個孩子就好了。

    夏明朗沉默地看著陸臻站起來開窗,撲面而來的夜風中挾裹著孩子們的喧鬧與家長的呼喝,他看到陸臻臉上有隱約的笑意與溫柔。

    是啊!如果我們能有個孩子該有多好?他長著我的眉毛與你的眼睛,他會有你的嘴巴和我的鼻子,他一定會很帥。

    夏明朗有些索然無味地把psp扔到一邊,陸臻已經再次進入了工作狀態,對著電腦,心無旁鶩。夏明朗歪著腦袋胡思亂想,想了半天又笑了,頗有些自嘲的:得嘞,別說生不出來,真生出來了要怎么帶呢?那是個人又不是一條狗。他抱著枕頭趴在床上皺眉,心有不甘卻又無可奈何,忽然跳下床,拿著手機跑到客廳里去打電話。

    北京時間九點,夏小妹正在做晚飯,聽到客廳里手機響,她急匆匆把耳機翻出來接聽。

    夏明朗喂一聲確定是本人,聲線放沉直截了當地開口:“手上的活停下來,有要緊事!”

    夏小妹切了一聲,把油煙機關掉,繼續切她的菜。

    “聽媽說你還想再生一個?”

    “哦!”

    “那正好,反正我這輩子也不想結婚了,你把小女過繼給我吧!”

    “呃……啊!!!”夏小妹手上一抖差點把自己的手指頭剁下一截,她伸手扶耳朵,把耳機拼命往耳朵里頂,妄圖以此證明自己其實是幻聽了,夏明朗卻不耐煩了。

    “怎么樣?行不行給句準話!”他像個人口販子那樣鎮定從容地討價還價。

    “喂……哎!這個……夏明朗,你要死啊!你今年才幾歲啊,你現在跟我說一輩子不結婚??!!”夏小妹終于醒悟,一聲怒吼,把菜刀牢牢地釘在案板上,夏明朗失笑,把手機拿開半尺。

    “老媽會弄死你!”

    “她弄不死我!”

    夏小妹沉默了一會,慢慢把菜刀從木板上拔下來放平。

    “為什么呀?是不是媽催太緊了,煩著你了?我也覺得她這么鬧騰是不成,可是你也得體諒她,你看我們這邊結婚都早,你的那些同
北京快乐8预测网站